【跨國遠距離戀愛】一廂情願的愛終究要放手

文章發布日期:2020年12月6日

偶爾會在不經意間想起過往所深愛的那個人,並不是還對他念念不忘,而是他曾是我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過客,曾時刻牽動著我的思緒,讓我身陷黑暗不可自拔,同時他開拓了我的視野,讓我體驗過一段絢麗美好的時光。他是我第一個談起跨國遠距離戀愛的人。

故事的開始

時間回溯到11年前,那時我才剛大學畢業,也是那時候開始我的世界出現異國文化的色彩。有一天,朋友邀約我參加一場晚餐聚會,在那一場聚會中,當時有一位來賓深深地吸引我的目光,更沒想到的是,我們的緣分不僅止於此。

過了一兩個禮拜後,在一場派對上又遇見他,他主動接近我並邀請我共舞。看著眼前氣質非凡、褐眼褐髮的他,在周圍氣氛的催化下,我的心跟著這場浪漫的雙人舞跳動。但對他而言,不過就是撩妹的手段之一。

那一晚我們互留聯繫方式,之後又見了幾次面,逐漸熟識彼此。他是個擁有波蘭血統的墨西哥人,長期居住在美國,因為工作的關係,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被派駐到海外。也就是說,再過幾個月,他就要回到美國。

一開始他把遊戲規則說得很清楚,他並不打算在外派期間談一段認真的感情,只想要尋找約會的對象。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Dating 約會」文化,彼此在沒有確認男女朋友關係之前可以跟不同的人約會。他的異國情調讓我想一探究竟,於是我傻呼呼地陪他玩起這場遊戲。

我起初只是出於好奇,可是經過幾次難忘的約會,對他的好感很快就昇華到迷戀,開始期待終有一天成為戀人的可能。然而很快地,我就明白這是一場不戰而敗的感情,即便我假裝灑脫,有時玩起欲擒故縱的把戲,想試圖挑動他的心,但一切的努力都是枉然。

「從頭到尾我的目光只在他身上,而他的約會對象從來不只有我一人,在這個不對等的關係中,我永遠是輸的那一方。」

我也曾問過自己,到底他有什麼魅力,可以讓我這樣對他愛不釋手。性吸引力、幽默風趣的個性、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散發光芒的眼神…,細數著他的優點,讓我更想賭他愛我一回的機會。

就這樣過了三、四個月,我的情緒一直在滿足和失落之間擺盪。期間有一位混同一圈子的朋友告訴我,他去到酒吧總是很受台灣女生的歡迎,不過當轉換到不同場合時,總是看到我倆的身影,她可以感覺到我在他心中有些地位。這一句話,讓我心中充滿著期盼,更堅定要讓這段關係持續下去。

「別傻了女孩,這只是在自欺欺人,一個對妳有感情的男人,根本不需要妳費力地去尋找他愛妳的蛛絲馬跡。」當時的我已沉溺在粉紅泡泡裡,哪懂得這些真理。

轉折

終於在某一天,我突然清醒了,是因為親眼看見他在我面前和別的女生調情。那時我愣愣地望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裡明白該是說再見的時候。我,玩不起愛情的遊戲,趁還沒輸掉自我之前趕緊退出。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晚有多狼狽。由於預計在隔天要從台中搬回高雄,已將原本租賃的套房退租,那時我還必須去到他入住的飯店房間將行李取走。手上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深夜12點多,外面下著雨,還因為眼眶中的淚看不清前方的台階而被絆倒,更慘的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

撥了一通電話給朋友,忍不住放聲大哭,朋友好心留宿我一晚。隔天一早我帶著遺憾的心情離開台中,同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受,總算可以跟過去幾個月來跌宕起伏的思緒告別。我以為這就是我倆故事的結束。

回到高雄後,我寫了一封郵件給他,除了痛罵他一頓,還告訴他我的真實心情,並感謝他這幾個月來帶給我的快樂,然後在信件結尾正式道別。而他的回信,讓接下來的劇情發展超乎我的預料。

在我離開之後,他開始尋找我的身影。

美好的夏日時光

或許他在這段期間對我逐漸產生感情,捨不得放手讓我走;或許他內心感到愧疚,試圖做些什麼來彌補對我的傷害;也或許他只是犯賤,因為失落感作祟才開始懷念起我。

究竟他當初為何會展露出一絲懷念,到現在我還是不得而知。可惜那只是喜歡不是愛,但愛得卑微的我,他施捨的那麼一點感情,足以讓我將過去的不堪拋之腦後,於是我們重修舊好。

經過這一段波折,使我們的關係更加曖昧不明。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到他離開之前,我們時常到處旅行,還度過一段為期一週的長假,我陪著他去衝浪,而他引領著我克服對海浪的恐懼,當下覺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然而,這段絢麗的夏日時光,終究是要隨著秋風的到來而結束,不過我們的故事還沒走到結局,只是停留在某一個章節未完待續。我和他的故事是迂迴曲折,或是浪漫唯美,還是歹戲拖棚,全看這齣戲在哪個時間點收尾。

為愛旅行

在他回去美國之後,我們時常書信往來和視訊,大約離別後的兩三個禮拜,我們興起相約在美國一起度過聖誕假期和跨年的念頭。

當時身邊的朋友和家人聽到我想去美國找他,大多是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有的是擔心我可能會被騙去美國賣掉,有的則是心疼我太快投入感情而受傷。

曾為愛瘋狂過的人可能感同身受,當愛得正濃烈時,這一點冷水是無法澆熄心中的火苗。就算在旁人眼中是個傻瓜,就算明知道這是一段看不到未來的關係,可是我無法控制感情,只好順從自己的心去做想做的事。

沒有絲毫的猶豫,勉強湊足台幣幾萬元,三個月後,我獨自一人前往美國。那是我第一次為了見一個人旅行到遠方,也是我人生中少數幾次有過那樣義無反顧的勇氣。

等待的過程是煎熬的,內心卻又感到幸福,想到在地球另一端,有個讓我思思念念的人,我即將飄洋過海來見他。在高雄小港機場辦完出境手續後,便開始倒數與他見面的時間,這趟旅程飛行加上轉機的時數共27個小時,一路上我頻繁地確認時間,恨不得可以快轉到相見的那一刻。

還好一切都很順利,中間銜接的班機沒有延誤,抵達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之後,只剩下最後一關,那就是入境查驗。

當時我聽聞單身台女入境美國被刁難的種種可能,於是在出發前小心翼翼地準備一堆文件,卻沒想到我遇到的竟是態度隨便的移民官。那時問話的移民官正吃著零嘴,悠哉地問我幾個簡單的問題後,就在I-94小白卡上蓋章。

通過入境查驗、領到行李之後,只差幾步就要抵達接機大廳,終於,想要見到他的願望就要成真。那種每分每秒都在期待的心情是如此刻骨銘心,即便時光飛逝,現在回想起來重逢的那一刻還恍如昨日,記憶猶新。

那時我搭乘著手扶梯緩緩下降,而他就等在手扶梯的下方迎接我,對我展開燦爛的笑容。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有種太過美好到不真實的感覺。

出了機場,便開啟我們長達三週的假期。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在紐約、華盛頓特區以及維吉尼亞州的Roanoke留下共同走過的足跡,曾經那是我最珍貴的記憶。

喚醒塵封的記憶

撥開那些塵封已久的過去,幸福的回憶即刻湧現在腦海中。

我們曾站在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的景觀台,吹著刺骨的冷風,抖著身軀緊挨著彼此,眺望著繁華的紐約夜景。在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前,看著川流不息的人們滑著冰,並欣賞著牆上光彩奪目的燈光秀,感受街上濃厚的聖誕氣息。

我記得自己在美國國會大廈(United States Capitol)前,對準聖誕節裝飾的小火車投擲許願的錢幣,期望未來我們的感情能像現在這般美好。

還有我們在國家犯罪與懲罰博物館 (National Museum of Crime and Punishment)裡玩得不亦樂乎,相機記錄下許多當時搞笑的模樣。以及在冷清的飯店酒吧裡,度過只屬於我倆的溫馨聖誕夜。

在美國度過的那三週,是我人生中擁有過最難忘的回憶之一。

過了聖誕節,假期還剩下一半,接著我們開車一路往南,前往他居住的地方。途中開始下起微微細雪,望著窗外那些覆蓋著皚皚白雪的樹林,那是我從未見過的銀白色世界,深深地被眼前的景色吸引。

抵達他家後,我們便在後院打起雪仗,並堆起我人生中第一個雪人。下過雪的郊區街景,美得宛如童話世界,原本可能平凡無奇的事物,在白雪的點綴之下變得如夢似幻。我凝視著周遭的美景,內心感到無比幸福。

在接下來快轉的時光中,我們去滑雪、看籃球賽、參觀他的大學母校,以及到酒吧和他的朋友一起倒數跨年;平時則是上超市買雜貨、在家做飯、偶爾看電影或是打撞球,過著甜蜜的日常生活。

很快地,三週的假期走到尾聲,又到了離別的時刻。

我的班機在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起飛,前一天他開車載我回到華盛頓特區,陪伴我度過我在美國的最後一晚。「多麼希望時間停留在此時此刻,一想到過了今晚之後,就要和這個溫暖的懷抱別離,而此次一別,不知何時會再相見。」那一晚我徹夜難眠。

儘管想努力抓住所剩不多的相處時光,可惜時間行走從不停歇,冬日裡的漫漫長夜終究到了破曉時分。我們拖著沉重的行李,準備動身前往機場。

再次離別

到達機場後,他陪著我直到我踏入出境安檢通道,那時他一直站在原地,而我不停回頭向他揮別,並看著他的身影逐漸淹沒在人群中。當他的臉龐消失在我的視線裡,從那一刻起,我的眼淚便不聽使喚地掉下來。

相聚時有多幸福,離別時就有多痛苦。」回程的班機,總共歷時將近30個小時才到家,一路上我的眼睛就好像是栓不緊的水龍頭,一想起那三週的快樂時光,眼淚就撲簌簌地留個不停。大概是哭到筋疲力盡了吧!最後一段從香港飛回高雄的班機,我總算累到睡著。

猶如從一場美夢中醒來,當飛機降落在小港機場時,聽著周遭熟悉的語言,看著窗外的景色,我對現實感到悵然若失。我要再次面對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家,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眼淚又忍不住從眼角緩緩的滑落。不過夜已深,我便很快地沉沉入睡。

「疑?看著地上殘留的雪,那不是華盛頓特區的街景嗎?好快樂啊!原來我還身處在美國,我興奮地環顧四周,心裡想著要去見他。」

可惜事與願違,還來不及見到他,便從這虛幻的美夢中醒來。醒來後,沉重的失落感壓在心頭,慢慢地逼出我的眼淚。真的好想再見他一面,就算是夢一場我也甘願。

後來我才明白,從離別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此遺留在美國,停留在過往的快樂時光裡。一直到兩年後的重逢,命運的巨輪才再次滾動。

兩年的等待

美國之旅結束後,我們各自過著忙碌的生活,起初我們還頻繁地聯繫,直到大約半年後,訊息和視訊的次數開始大幅減少,而他回覆我信件的速度也開始變慢。

我可以理解他想好好經營生活,也擔心過多的關注對他是一種束縛,於是時常壓抑住內心對他的渴望。雖然我也努力想讓自己活得精采,但愛的比較多的那一方談何容易,內心的牽掛從未因距離而變淡。

「我最多等他兩年。」有些朋友擔心我會被這段感情耽誤青春歲月,這是我當時給她們的答案。他曾說過他會再次被派駐到台灣,約莫是在美國之旅結束後兩年。我告訴自己,若兩年的期限一到,我們的關係還處在不明確的狀態,到時我會讓它清晰地結束。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可是當你全身貫注投入感情在一個人身上時,將會是一段漫長而煎熬的等待。在這段等待期裡,他被外派到巴西聖保羅工作,而我申請到加拿大打工度假。雖然我們之間的物理距離縮短了,但心卻離得越來越遠。

看著臉書上他被女性朋友標記的照片,有歡樂的聚會場所,以及他最嚮往的海邊,照片上的他露出燦爛的微笑,好似他已展開全新的生活,早忘掉我和他曾經擁有過的美好時光。

我在嫉妒的情緒裡掙扎了好一段時日,字裡行間盡是深宮怨婦的口吻,總是熱烈期盼著他的關愛。他有時誠懇地回應我,可大多數的時候,他只是已讀不回,後來即便等到他的回信,我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絲愛的溫度。

終於我受夠了漫長等待,開始接受自己跟別的男人約會,同時也因為忙於異地生活的大小事,不再像從前那般容易患得患失。

我的理智告訴我,這齣戲應該就此落幕,該下定決心斷絕讓他踐踏我自尊的機會,可是我仍然眷戀著過去,在內心深處還是對他抱持著淡淡的期盼,不認為我們的緣分已到盡頭。

「他如果愛你,就會飛來加拿大看你。」「我以前也是這樣被捉摸不定的男人所吸引,直到遇見我老公。」身旁朋友的警醒之語,我充耳不聞。而他一句話說將要去台灣,讓我的心又再度沸騰起來,毫不猶豫訂了回台灣的機票。

久別重逢

我為了他提早一個月離開加拿大。當這趟探索旅程就此告一個段落,內心還是感到有些遺憾,不過很快就被想見他的興奮之情所取代。等待了整整兩年,我期盼已久的這一天就要到來,他將再次出現在我眼前。

我活在美好的想像之中,卻忽略了他在時光裡的改變。後來我們見了幾次面,還陪著他去衝浪,可是我很明顯地感受到他只是在敷衍,我們之間的相處已變得索然無味。

寫到這裡突然發現,我的大腦選擇性地遺忘我和他不那麼美好的過去,以至於我現在回想起久別重逢後的畫面,只記得零碎片段,和那些迴盪在我腦海中的隻字片語。

慢慢地我認清事實,這場對我而言迂迴曲折的愛情劇,其實從頭到尾只是我一個人在唱著獨角戲,一廂情願的愛終究像流沙般逝於掌心。最後一次他的已讀不回讓我下定決心不再留戀。

在離別信發出去後,我只默默流下幾滴眼淚,再也不像從前那樣陷入悲傷糾結的情緒裡。那時的我總算願意去面對失去他的事實,放下不切實際的期待,就不必在愛與痛的迴圈中掙扎。終於我突破自身的繭,離開那個束縛我已久的黑暗世界,開啟新的人生章節。

故事的結局

在離開他之後,我的生活出現很多變化,找到理想的新工作、熱衷於社團活動,並結交一群真心相待的朋友。我對生活充滿熱情,再也不會因為他從情緒的高峰瞬間跌入谷底。

後來我才領悟,這兩年間我一直活在緬懷過去或憧憬未來當中,卻忘了好好活在當下。在美國之旅結束後,他繼續向前大步邁進,而我把自己困在那自以為波濤洶湧的愛情裡,讓生活過得如一灘死水,於是我們漸行漸遠。

最後一次跟他見面,是在離別信寄出後的3、4個月,那時我們在一場海灘派對上相遇,隔著排球網,他是敵隊陣營的隊員。再見到他的那一刻,心確實觸動了一下,但他對我而言已是那麼陌生,看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那股想要愛他的衝動很快就被抑制下來。

又過了幾個月,我從臉書上得知他有新交往的對象,瀏覽著他高調公開的照片,我竟沒有忌妒的情緒,而是真心祝福他找到兩情相悅的對象,只是伴隨著幾滴眼淚不自覺的從眼角滑落。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當深愛過一個人,會為他獲得幸福而感到快樂,即便在他身旁的那個人不是自己。

放下他之後,我真正敞開心胸接納新戀情的到來,很快地我就受到愛神的眷顧,遇見了現在的老公阿亮,轉眼間我們將迎接在一起的第8年。

隨著時間流逝,現在回憶起這段往日舊情已是雲淡風輕,不過最後還是想對你說,謝謝你,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marriage

【幸福不是一蹴可幾】經歷磨合的痛苦、遠距離的考驗到學會珍惜

【比利時打工度假】
找工作篇

【法國】
歐洲渡假勝地夏慕尼Chamon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