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葡萄牙】總結我在里斯本生活一年半的心得 (下)

文章發布日期:2024年2月12日

【移居葡萄牙】總結我在里斯本生活一年半的心得(上)的文章中,我寫下關於里斯本不美好的那一面,吵雜的居住環境、不那麼行人友善的交通環境、低薪房租高、讓人難以忍受的行政效率等。

而這一篇文章,我將依據自身的觀察及經歷,撰寫幾個吸引外國人長居里斯本的因素,以及我自己在里斯本體驗到的美好和一體兩面的感受。

友善的環境

跟許多歐洲大城市一樣,里斯本有著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就我跟我老公的觀察,除了葡萄牙人,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最常遇見來自巴西、尼泊爾、印度、法國、美國、中國、中東國家的人。也有不少人來自非洲國家,只是不常出現在我們的生活圈中。

巴西人和葡萄牙人的口音很不一樣,現在我和我老公稍微能辨別,但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曾將葡萄牙人誤認為巴西人。也曾以為眼前的服務生是葡萄牙人,結果他是伊朗人,才來到里斯本不到半年,已經學會一些葡萄牙語。還有遇過擁有雙重國籍的南非人,移居到里斯本兩年,仍不會說葡萄牙語。

以上總總,我想說的是我不會用「葡萄牙人怎麼樣….」來概括一切。因為在里斯本,我遇到的外國人或許比葡萄牙人還多。而居住在城市裡的人,生活壓力和擁擠的環境,多少消磨了他們對人的熱情與耐心。

我們在進行小鎮之旅時,一些小鎮居民曾提到里斯本人較不友善,我老公的葡萄牙同事也曾抱怨過同胞的不親切。確實相較於小鎮居民,里斯本人顯得冷漠許多,偶爾還會遇上臉臭、態度差的服務人員,但我認為友善的人仍不在少數。

舉例來說,像是我常去光顧的店家或餐廳,即便我無法用葡萄牙文跟他們對話,他們則聽不懂英文(這裡有許多不會說英文的巴西人),路過時店員或老闆會面帶微笑打招呼。而店裡的其他常客,在見過幾次面後,也開始跟我們交談。

還有在移民開的店舖消費,有時候老闆會主動給折扣、送小禮品或乾脆不算錢。也曾遇過一群好心的非裔少女們(她們可能是葡萄牙人或巴西人,或是來自非洲國家)幫忙擋住車廂門,我們因此順利趕上火車。

另外,我曾不小心將手機遺忘在Uber車上,當司機聽到我的手機鈴聲時,立刻開車回到我家門口將手機還我。這有別於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經驗,在布魯塞爾生活的那一年,我掉過雨傘和圍巾,它們從此消失再也找回不來。

沿著特茹河(Rio Tejo)岸邊散步,總會看到一架接著一架的飛機越過4月25日大橋(Ponte 25 de Abril)上空。入境里斯本機場時,非歐盟公民通道排著冗長的隊伍,許多人攜家帶眷來到這裡。

不過我老公的運氣不太好,在我們剛抵達里斯本的第三天,他遺失了手機。

那一天我們前往公園(Jardim da Fundação Calouste Gulbenkian)參加夏日音樂會,途中經過一間餐廳用餐,一直到我們坐在公園的草地上時,我老公才驚覺手機不見。後來我們回頭尋找,並到餐廳和音樂會主辦方詢問,結果皆無人拾獲。

在打了幾通電話後,我老公的手機進入關機狀態,加上他從未有過手機滑落口袋而未察覺的經驗,我們猜想應該是被人偷走了。

然而當我老公將這個故事告訴他身邊的同事時,所有人皆感到意外。他們認為里斯本是歐洲最安全的大城市之一,從未有過遭竊的經驗,甚至有些女生(來自法國、塞爾維亞和巴西)覺得夜晚單獨外出很安全。

特別是對巴西人來說,葡萄牙是個安居樂業的地方。我曾遇過一個巴西室友對我說,他現在年近30歲,在巴西”“被搶過2次,已經算是非常幸運。他和我遇到的許多巴西人一樣,為了人身安全而移居葡萄牙。

若就我自己一年多以來的觀察,我認為生活在里斯本的人,不管是移民還是葡萄牙人,大部分的人是安分守己地過日子。而且可以感受到葡萄人對移民的接納態度,整體來說目前社會氛圍是和諧的。

但畢竟樹大必有枯枝,寫這一段經歷主要是想提醒,任何人都有可能運氣不好遇到小偷小摸,或者遇上不是很友善的人。對於初來乍到的人們,在享受新生活帶來的愉悅時,凡事還是謹慎小心為妙。

舒適宜人的氣候

回想當初向親朋好友聊起移居葡萄牙的計畫,有些人對於我們的選擇感到疑惑,問我為何不是回到他的母國比利時?

生活在不同國家或城市各有其優缺點,就看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有沒有足夠的生存能力,然後做出取捨。由於我和我老公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不想生活在常年多雨又冷的地方,當時我們的目標很明確:西班牙南部沿海城市或葡萄牙里斯本。最後我們選擇了里斯本。

時光荏苒,轉眼一年半過去了,在這期間有時我會問自己「為了燦爛的陽光,我們捨棄了什麼?」

比利時的經濟及社會發展領先葡萄牙十幾年(保守說法),薪資比葡萄牙多出至少1倍以上(在里斯本卻要付跟布魯塞爾差不多的房租)、比利時政府辦事效率較佳,還有想來趟鄰國小旅行是件輕而易舉的事…等等。

然而,每當我從比利時或盧森堡回到葡萄牙時,從空中俯瞰美麗的蔚藍海岸,頓時心胸開闊許多。特別是在里斯本的春天和秋天,當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之下,吹著徐徐的微風,看著波光粼粼的大海或河川,內心不自覺地感受到愉悅。

我們也遇過有著相同感受的外國人。一位是住在里斯本6年的德國人,他覺得生活在德國的日子很沉悶,糟糕的天氣讓人抑鬱,許多人似乎只能透過追求物質享受來彌補。而他雖然在里斯本的收入比較少,但能享受到更多的戶外時間,日子過得比較快樂。

還有一對移民葡萄牙多年的中國夫婦,他們來自浙江,他們說相較於家鄉的天氣,里斯本相對舒適宜人,很享受這裡的生活。

不過我覺得凡事是一體兩面,一直晴朗無雨的天氣並非好事。里斯本的雨季發生在秋冬(但2022年只集中在11月和12月),夏季則是過於炎熱,有時甚至飆破40度。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下,未來只會加劇缺水的問題。

而那些常年多雨的地方,由於有豐沛的雨水,滋養出青山綠水的環境,就像我住過的加拿大溫哥華。我的一位加拿大朋友曾對我說:「溫哥華一年之中有3個季節在下雨,雖然很煩人,但若沒有雨水的滋潤,也就沒有眼前的綠意盎然。」來到葡萄牙之後,讓我對這段話特別有感觸。

葡萄牙本島地勢不高(海拔最高1993公尺),許多地區過於乾燥,雖然有著遼闊的海岸風景,但缺乏豐富多元的自然景觀,這使我特別懷念台灣的山巒美景。現在我想欣賞壯麗的山景或是漫步在迷霧森林中,必須得飛到葡萄牙外島或其他歐洲國家。

因此,對於喜愛高山或森林的人來說,葡萄牙可能不是一個理想的選擇;若是喜愛海岸風情的人,或許會享受這裡的自然環境。不過葡萄牙的海水冷冽刺骨,即便是夏天,海水溫度最高溫大概才攝氏21、22度,跟熱帶島嶼的氣候與氛圍很不一樣。

有關葡萄牙海灘,可參閱:【葡萄牙】歐洲夏季旅遊限定,精選葡萄牙特色沙灘及海岸風景

最後回應那位德國人曾說過的話「生活在里斯本的人比較不重視物慾」,或許有一部分的人是擁有陽光沙灘便滿足,但我認為許多人是因為「沒有選擇」。當人們每天在生存邊緣掙扎,唱著低薪悲歌,根本沒有餘力去追求物質享受和生活品味。

最近幾趟從葡萄牙往返盧森堡、比利時和法國,更讓我深深感受到葡萄牙和這些西歐國家的落差,不管是在經濟發展、生活水平和消費能力。不過還是要回歸那一句話:沒有一個地方是完美的,就看你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

多元豐富的飲食文化

在歐洲國家當中,葡萄牙喜愛米飯的程度位居榜首,也是少數會吃辣(溫和的辣)的歐洲國家之一,再加上隨處是海鮮料理,不難找到貼近台灣人口味的菜。

就我生活在里斯本一年半的期間,沒有出現不適應飲食文化的問題,不管是當地菜餚或異國料理,很容易找到我喜歡的口味

當然每個人的飲食習慣和偏好不同,對美食的定義也不一樣。傳統的葡萄牙料理大多是簡單溫馨的家常菜,比較沒有那種口感層次豐富的精緻料理。有些人覺得家常菜才是生活的味道,有些人則覺得過於平淡。

就我目前品嚐過的葡萄牙料理當中,我喜歡鴨肉飯(Arroz de Pato)、葡萄牙海鮮燉菜(像是魚肉麵Caldeirada de Peixe、海鮮泡飯Arroz de Marisco)、烤金頭鯛(Dourada Grelhada)、烤墨魚(Choco Grelhada),以及伊比利黑豬(Porco Preto)料理。

還有一些知名菜餚,雖然口味不錯,但不屬於我的偏好。像是蛋塔(Pastel de Nata)、波多的葡式三明治(Francesinha)、Setúbal的炸墨魚(Choco Frito)、章魚馬鈴薯(Polvo à Lagareiro)、鱈魚飯(Bacalhau à Brás)、鱈魚馬鈴薯(Bacalhau à Lagareiro等等。

此外,里斯本有著許多美味的異國料理,除了那些常見的西方料理,像是義大利麵及披薩(里斯本有許多好吃的披薩餐廳)、美式漢堡及西班牙菜餚等等,還有移民帶來的家鄉菜,造就了當地豐富多元的飲食文化。

里斯本的移民以巴西、尼泊爾和印度為最大宗。有一些餐廳由巴西人和葡萄牙人共同經營,像是我跟我老公經常光顧的一間餐廳Dona Flor Café,那是我第一次品嘗到巴西菜餚 – 豆子燉肉(Fejioada Brasileira)、燉蝦(Moqueca de Camarão)及甜品布丁(Quindim)。

還有隨處可見的巴西莓果碗(Açaí),我的巴西朋友特別推薦Oakberry Açaí,這是他認為里斯本最好吃的巴西莓果碗。

另外就是尼泊爾、印度餐廳數量也不少。在我們剛到里斯本時,我老公有一段時間特別沉迷於印度料理,他說台灣的印度餐廳價格太貴,而里斯本的卻跟當地料理差不多價格,甚至更便宜,因此他願意時常光顧。

後來隨著新鮮感退去,我們偶爾才會想到尼泊爾、印度餐廳,終究還是更喜歡(或者是說習慣)東亞料理。

最後要聊的,是讓我魂牽夢縈的味道。

雖然在里斯本不愁吃不到美食,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特別懷念記憶中那些熟悉的味道。有些料理不必上餐館,去一趟華人超市(位在Praça Martim Moniz),在家便能動手做出家鄉味,像是水餃、炒飯、清蒸魚、三杯雞、蔥油雞、宮保雞丁、回鍋肉等。

然而,一些耗時或自己煮不來的亞洲麵食 – 台灣的鴨肉冬粉及乾拌麵、日本拉麵、越南河粉、新加坡肉骨茶麵等,便成為我心靈及舌尖上渴求的味道。

在里斯本不難找到亞洲餐廳,只是跟我住過的溫哥華有很大的差別,畢竟這裡東亞移民的數量遠不及溫哥華。溫哥華能吃到道地的粵菜、日本拉麵及居酒屋,還有台灣料理(鹹酥雞、雞排及台式小火鍋),但里斯本的亞洲餐廳,往往吃完後我只有感到空虛和不值得。

我吃過疑似用粉加水泡出來的湯頭,還有價格額貴的餃子或港點(每顆賣1~2塊歐元,味道卻跟超市買來的一樣。有些是餐點的味道差強人意,有些是令人無感的融合料理 (Fusion Cuisine),總之只有少數餐廳會讓我回味無窮。

即便如此,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嘗試,這裡仍然有許多亞洲餐廳(東亞及東南亞料理)在我的清單之一,相信能找到我心目中期盼的那個味道。

若是珍珠奶茶愛好者,里斯本提供許多選擇,目前我最喜歡的是位在Saldanha的琉璃鲸The Whale Tea,後來才知道這個品牌遍及世界各地。

以上,我簡單介紹了里斯本的生活環境、氣候及飲食。至於葡萄牙的醫療及教育系統,待累積一定心得後再來分享。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Vancouver_cover

【加拿大溫哥華打工度假】下班後的休閒娛樂、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Praia do Creiro_1

【葡萄牙】歐洲夏季旅遊限定,精選葡萄牙特色沙灘及海岸風景

Sortelha_04

【葡萄牙】體驗鄉村小鎮的樸實 Covilhã、Monsanto、Sortel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