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7月21日

2018年7月,我從加拿大溫哥華(Vancouver)登船,開啟為期將近7個月的郵輪之旅。我跟著郵輪在阿拉斯加內灣航道(Inside Passage)航行2個半月,總共去到3個加拿大城市和8個阿拉斯加港口。

以下是我到過的地方,其中用粗體黑字標示的部分,是郵輪公司最普遍的航程,2018年夏天我這6個港口來回無數遍。

📍 溫哥華 Vancouver(加拿大)
📍 維多利亞 Victoria(加拿大)
📍 魯佩特王子港 Prince Rupert (加拿大)
📍 克奇坎 Ketchikan
📍 蘭格爾 Wrangell
📍 朱諾 Juneau
📍 史凱威 Skagway
📍 錫特卡 Sitka
📍 Icy Strait Point
📍 哈伯德 Hubbard Glacier(海航日未靠岸 Sea Day)
📍 科迪亞克Kodiak
📍 史華德 Seward

上圖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所到過的地方,紅色是美國阿拉斯加,黃色是加拿大畢詩省。

對於喜愛戶外活動的我來說,阿拉斯加是我最愛的航程之一。難以忘懷那2個多月的時光,除了時常與壯麗景色相伴、與野生動物相遇,還結識了許多有趣的人,擁有無數個開懷大笑的時刻和難以言喻的體驗。

那麼接下來,要來分享我對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印象最深刻的幾個地方,這一篇先從克奇坎(Ketchikan)、朱諾(Juneau)及史凱威(Skagway)介紹起。

01 克奇坎 Ketchikan

歡迎來到阿拉斯加第一個城市

從郵輪下船後,若你仔細看街道上的看板,會看到上面寫著”Welcome to Alaska 1st City”「歡迎來到阿拉斯加第一個城市」,這是因為從南方來到內灣航道(Inside Passage)時,克奇坎是第一個靠岸的阿拉斯加城市。

在美國人來到這裡建城之前,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每到夏日都會前往照片中的那條溪流釣魚,他們稱這條小溪為Kitschk-hin。後來這個溪流的名稱便成為克奇坎(Ketchikan)的命名來源。

Totem Heritage Center 圖騰遺產中心

來到阿拉斯加,我在路上時常看到充滿文化色彩的圖騰柱(Totem pole)。這些巨大的木雕藝術品,源自於西北太平洋地區的美洲原住民海達族(Haida)、特林吉特族(Tlingit)和辛西安族(Tsimshian)之手,上面雕刻著具體的圖騰,通常是人、熊、老鷹、魚或狼的組合。

這些圖騰柱被用來紀念家族中的重要事件或個人事蹟,他們會在冬季贈禮節(Potlatch)時豎立起圖騰柱,並以口述的方式將故事傳承下去。

而這個圖騰遺產中心(Totem Heritage Center),保存了許多19世紀的圖騰柱,它們是在1970年代從別的島被移到這裡。

20世紀初,島上的居民為了方便就學及就業,移居到克奇坎或其他的小鎮,這些圖騰柱因此被遺落在家鄉。後來在原住民耆老的協助下,阿拉斯加州博物館(Alaska State Museum)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兄弟會(Alaska Native Brotherhood)開始進行圖騰柱的修復工作。

除了圖騰柱,這裡也可看到原住民的文物、器皿及手工藝品。對於喜愛探索文化的人來說,圖騰遺產中心很值得拜訪。

George Inlet Lodge 螃蟹大餐

享用螃蟹大餐是饕客來到阿拉斯加必做的清單之一。而我第一次享用吃到飽螃蟹大餐(Crab Feast),則是參加船員旅遊,付費30美金(原價是60美金),來到位在海灣旁的George Inlet Lodge餐廳。

未加任何調味的水煮首長黃道蟹(Dungeness crab),不管是沾上奶油、淋上檸檬汁或是直接享用,都好吃到讓我念念不忘。除了無限量供應的螃蟹,餐前還有簡單的沙拉,以及飯後甜點起司蛋糕。

後來我在別家餐廳品嘗到阿拉斯加帝王蟹,可能是未到帝王蟹的(秋冬)季節,覺得首長黃道蟹比較美味。

The Great Alaskan Lumberjack Show 阿拉斯加伐木工秀

這是個適合闔家觀賞的表演,它結合阿拉斯加伐木業的歷史背景,將表演人員分成美國隊與加拿大隊,以2隊競速的方式,向觀眾展示使用斧頭與電鋸砍樹的技巧。還有丟擲斧頭比準度,以及滾動在水中的浮木,看誰能堅持到最後的遊戲。

整體來說這場1個小時的秀絕無冷場,主持人也會適時地與觀眾互動,像是把現場觀眾分成兩邊,一邊替美國隊加油,另一邊替加拿大隊加油。

如果在克奇坎有很多空閒的時間,倒是可以來看一場秀。詳情可上官網查看:The Great Alaskan Lumberjack Show

除了上述幾個地方,我還參加岸上觀光(Shore Excursions),乘船前往霧峽灣國家公園(Misty Fjords National Monument)。可惜那天天候不佳,灰濛濛的天空加上自己的精神不濟,過程中有一半時間我都在睡覺,醒著的時候並未看見什麼壯麗的景色,因此這個部分我就不著墨了。

02 朱諾 Juneau

與克奇坎(Ketchikan)不同,阿拉斯加的首都朱諾(Juneau)則是以法文命名,這與這個城市崛起的原因有關。

1880年,淘金熱促使2位探勘者 — 法裔加拿大人Joseph Juneau和愛爾蘭裔美國人Richard Harris來到此地紮營,接著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營地就發展成村落,礦工們隨後開會決議將此地以探勘者Joseph Juneau命名。

後來隨著捕鯨和皮草貿易的式微,1906年阿拉斯加的首都,便從原本的錫特卡(Sitka)轉移到朱諾。關於錫特卡(Sitka),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簡述它在俄羅斯殖民時期的歷史。

Mendenhall Glacier 曼登霍冰河

來到朱諾,遊客們通常會選擇前往最熱門的景點 — 曼登霍冰河(Mendenhall Glacier),我也不例外。

曼登霍冰河主要有6條健行步道,我總共走了5條。氣勢磅礡的冰河美景,不管從哪個角度欣賞,都有讓我感到驚豔的地方,其中冰河西邊健行步道(West Glacier Trail)是我最喜愛的步道。

關於健行可參閱:【阿拉斯加 朱諾】曼登霍冰河 Mendenhall Glacier 健行步道總整理

坐直升機看冰河

除了健行,我和室友每人花費270美金(大約新台幣8,100元),乘坐直升機前往曼登霍冰河。那一天是我在阿拉斯加最棒的時光之一,同時也是我人生中難以忘懷的體驗。

有興趣的人可閱讀:【阿拉斯加 Alaska】一生值得體驗一次的經驗:坐直昇機看冰河

Mount Roberts Trail 羅伯茲山健行步道

朱諾另外一個熱門的景點,就是付費33美金(持船員證為10美金),搭乘纜車來到海拔550公尺處,俯視朱諾街景、加斯蒂諾海峽(Gastineau Channel)以及對面的道格拉斯島(Douglas Island)。關於纜車資訊,可參閱官網:Goldbelt Tram

而我使用纜車的目的,主要是想省去羅伯茲山(Mount Roberts Peak,海拔1,164公尺)健行的一半路程。若是先搭乘纜車,再前往健行步道,來回山峰大約10公里。

這條步道路上幾乎沒有什麼指標(不過路徑很清晰),由於當時並不知道自己距離羅伯茲山峰還有多遠,為了確保能順利搭到下山的纜車,並準時回到船上,於是我並未到達山峰就決定返回。

即便沒有登頂羅伯茲山,這條步道沿途風景優美,是我這趟阿拉斯加郵輪之旅最喜愛的地方之一。

03 史凱威 Skagway

美麗的小鎮

史凱威(Skagway)的名字源自於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的字詞Sha-ka-ԍéi,意指海灣內波濤洶湧的海。

這個現今僅居住著1,000個居民的美麗小鎮,過去可是有著精彩的淘金熱歷史,這使得它曾在19世紀末(1898年)成為阿拉斯加人口最多的城市。

當時淘金熱為這個城市帶來的,不僅是人潮與財富,還有犯罪與氾濫的性產業,史凱威被視為是沒有法律的地方。

而這段輝煌與黑暗交織的過去,也成為史凱威觀光的賣點。走在這個小鎮中,可藉由部份遺留下來的歷史建築,來想像過去的樣貌。

其中我去過鐵路管理大樓(Railroad Building),現在作為博物館展示著淘金熱的歷史;還有當時著名的酒吧(The Mascot Saloon),內部建築還原那時的模樣;以及我無意間走進一間小劇院,觀賞了一場關於著名惡棍Soapy Smith故事的舞台劇(The Days of ’98 Show)。

那麼接下來,我將透過一趟鐵路之旅來簡述克朗代克淘金熱(Klondike Gold Rush)的故事。 

White Pass Railroad 淘金熱鐵道之旅

來到史凱威,大多數遊客會選擇搭乘觀光火車(White Pass & Yukon Route Railroad),這是一條連結阿拉斯加史凱威與加拿大育空Carcross的鐵道。

郵輪乘客通常坐到加拿大境內的Summit Lake處(大約35公里處,照片中的湖畔),接著照原路返回,來回約2.5個小時。

這條鐵路是因應克朗代克淘金熱(Klondike Gold Rush)而建,於1898年動工,並在1900年完工,全程為172公里(終點站為加拿大Whitehorse)。

克朗代克淘金熱始於1896年,一位美國人George Carmack和一位當地原住民Skookum Jim(Keish),在加拿大育空地區克朗代克溪流的分支發現了金礦,隔年夏天便吸引採礦者蜂擁而來。

要從阿拉斯加抵達克朗代克(Klondike)礦區,當時主要有3個路線:

  1. 史凱威進入 → 徒步走White Pass路線(72公里)上山 → 從育空河(Yukon River)的源頭本內特湖(Bennett Lake)乘船 → 抵達礦區
  2. 從史凱威附近的小鎮Dyea進入 → 徒步走Chilkoot路線(53公里)上山 → 在本內特湖乘船 → 抵達礦區
  3. 全程走水路路線:從西雅圖港口登船 → 聖麥可(St. Michael) → 從育空河乘坐小船 → 抵達礦區

不管走哪個路線,沒有一條是比較容易的。White Pass路線距離較長,在遇到多雨的天氣時將遭遇步道受阻的問題;Chikloot路線爬升坡度較陡,且時常發生雪崩;全程走水路的話,則必須趕在湖面凍結之前抵達。

另一方面,加拿大政府要求採礦者必須具備充足的物資以應付冬季,否則不得跨越邊境,因此他們往往需要徒步來回好幾趟。過程中有些人向加拿大政府提出建造鐵路的計畫,但從未實現過。後來在3家公司的聯合之下,於1898年開啟White Pass鐵路的興建工程,然而克朗代克淘金熱卻在隔年劃下句點。

這場淘金熱在3年內共吸引約10萬人慕名前來,大多數的人徒勞而返,當中有些人死於傳染病或意外(像是雪崩、在湍急的溪流發生船難等),僅有一小部分的人因此致富。

雖然克朗代克淘金熱很快就結束,但White Pass鐵路被完好地保存下來,如今它成為見證歷史的軌道。而除了淘金熱的故事,史凱威還有著許多值得探索的地方,以下就要來分享我參加的觀光團活動(Tour)。

Glacier Point Wilderness Safari

這個觀光活動大約費時6個多小時,行程大致如下:

坐船航行在北美最深最長的峽灣Lynn Canal(約75分鐘),沿途有機會看到老鷹、海獅或鯨魚 → 在Glacier Point Beach下船,坐車前往基地營穿著救生衣及雨靴 → 雨林中步行約400公尺,接著登上獨木舟 → 划船前往戴維森冰河(Davidson Glacier) → 下船近距離欣賞冰河 → 回到Glacier Point Beach享受午餐 → 返程

這是我在阿拉斯加最喜歡的觀光團活動之一,很享受划獨木舟和航行在Lynn Canal峽灣的過程,沿途盡是遼闊的美景和晴朗舒適的天氣,回程時還遇見虎鯨(Orca)。

要說美中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和曼登霍冰河(Mendenhall Glacier)相比,眼前的戴維森冰河(Davidson Glacier)比較沒有帶給我驚艷的感受。而目前全球暖化的趨勢並未減緩,冰河將逐年持續後退,恐怕未來的戴維森冰河只會越來越縮水。

Burro Creek Waterfall Lodge

最後要分享的,是我在阿拉斯加最喜歡的其中一個觀光團活動,也是我認為最獨特的體驗,就像是被當地朋友邀請到家裡做客,並度過一段悠閒的時光。

首先我們坐船跨越峽灣Lynn Canal到對岸,航行時間大約20分鐘,下船後步行一小段路,便會看見一棟被群樹環繞的隱密木屋Burro Creek Lodge

一開始接待員帶我們進入屋內取用冷飲,接著在導覽員的引領下來到瀑布旁,這裡有著靜謐清幽的氛圍。眼前看似不特別的瀑布,卻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它是提供木屋電力的來源。

在瀑布待了一段時間後,我們來到木屋旁的一間工具室,在那裡導覽員向我們解說水力發電如何運作。結束之後,導覽員帶領我們走入森林,並介紹周遭的自然環境。

導覽員提到阿拉斯加地廣人稀,人口多集中在沿海地區,因此內陸公路系統不發達,各城市間大多仰賴船隻與飛機作為往來的交通工具。就像這棟木屋,附近沒有道路可抵達,只能靠船隻往返。

在一系列的導覽解說結束後,我們散步回到木屋,此時一陣鈴聲響起,午餐時間到了。

我和郵輪上的乘客們,一同坐在這溫馨的木屋裡,一邊聆聽現場演奏的音樂,一邊享受著螃蟹大餐與美酒。

酒足飯飽之後,我們移步到室外品嘗甜點,那是在美國很常見的營火點心 — 烤棉花糖。

甜點時間也是大家進行社交活動的時候,那時一位美國女律師主動和我閒聊,她還熱情地告訴我,到聖地亞哥(San Diego)時她可以做我的地陪。

時間過得很快,大約在甜點享用完的半小時後,便到了要動身返程的時刻。

因為篇幅的關係,這一篇我僅寫了3個城市,在下一篇文章【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將接續寫下關於我在錫特卡 (Sitka)、科迪亞克(Kodiak)及史華德(Seward)的所見所聞。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

【阿拉斯加 Alaska】一生值得體驗一次的經驗:
坐直昇機看冰河

【環澳洲一圈郵輪之旅】
40天12個城市和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