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9月14日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的文章中,我寫了關於克奇坎(Ketchikan)圖騰遺產中心(Totem Heritage Center)、朱諾(Juneau)直升機冰河之旅,以及史凱威(Skagway)的淘金熱歷史等。

而這一篇將接續阿拉斯加郵輪之旅主題,記錄我在錫特卡(Sitka)、科迪亞克(Kodiak)和史華德(Seward)一部分的所見所聞,以及這趟航程的重頭戲之一:哈伯德冰河(Hubbard Glacier)。

上圖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所到過的地方,黃色標記為停靠在加拿大的港口,紅色標記則為阿拉斯加的港口。

04 錫特卡 Sitka

在開始寫關於錫特卡(Sitka)之前,我想先提一下俄羅斯殖民阿拉斯加的這段歷史。

俄羅斯自18世紀起,出於對皮草的需求,開啟北美洲殖民計畫。1799年,在俄皇保羅一世(Paul I)特許下成立俄美公司(Russian – American Company),該公司壟斷北美皮草的貿易,並擴大俄屬美洲殖民地的範圍。1808年,俄羅斯將錫特卡(Sitka)設為美洲殖民地的首都。

19世紀中期,由於俄羅斯人對海獺(Sea Otter)的大量獵捕,讓牠們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而其他陸上的動物像是熊、狼及狐狸,也幾乎被消耗殆盡。

在皮草生意越來越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加上美洲原住民從未停止反抗,俄羅斯無法完全殖民阿拉斯加,當時阿拉斯加對於俄羅斯來說,成為一個昂貴的負擔。

在輸掉克里米亞戰爭後,俄羅斯因擔心緊鄰英國殖民地加拿大的阿拉斯加被英國占領,於是俄皇亞歷山大二世(Alexander II)與美國交涉,最終在1867年以720萬美金的價格,將阿拉斯加賣給了美國

雙方完成土地交易後,大部分的俄羅斯人選擇回國,這使得阿拉斯加更加人煙稀少。

約莫30年後,1896年掀起的克朗代克淘金熱(Klondike Gold Rush) — 前一篇在史凱威(Skagway)的敘述中有提到,這筆土地買賣才被美國視為是有價值的,也是從那個時期開始人口數量快速攀升。

來到錫特卡(Sitka),仍能看見俄羅斯人殖民此地的痕跡,像是圖片中建於19世紀的東正教教堂St. Michael’s Cathedral,還有座落在海灣旁的俄羅斯主教之家(Russian Bishop’s House)。

若你是個喜愛歷史文化的人,另外別錯過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這裡曾是美洲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與俄羅斯人對抗的戰場之一,那麼接下來就帶你來看一看這座國家公園。

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

走在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的步道上,沿途散落著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及海達族(Haida)精湛的藝術作品 — 圖騰柱(Totem Pole)。

這些圖騰柱述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像是在我身旁的那座K’alyáan Pole,用來紀念在1804年戰役中失去生命的特林吉特族人(Tlingit);另外一座Raven-Shark Pole,則是在講述渡鴉與鯊魚的愛情故事。

在原住民的文化中,他們將自己視為是動物的化身。有一次我和船員們在酒吧裡遇到當地人搭話,他說自己是狼,並幫我們每個人比喻成不同的動物,那是一個很難忘的夜晚。

沿著公園步道隨意走著,不久便聽到溪流的聲音,我循著水流聲來到這座木造的橋。站在橋上眺望著印地安河(Indian River),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龐大的魚群,像是列隊似地遍佈在溪流之中,來迎接牠們生命的終曲。

鮭魚一生中大多數的時間在大海生活,幾年後回到牠們出生的地方,完成生命的傳承,然後死去(太平洋鮭魚物種一生只產卵一次)。

關於阿拉斯加鮭魚,我將另外寫一篇文章介紹。若是想知道更多關於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可上官網Learn About the Park查詢。

05 哈伯德冰河 Hubbard Glacier

先前在【海上夕陽、冰山、峽灣、私人島嶼…郵輪生活帶給我的那些難忘的風景】曾簡單介紹過哈伯德冰河(Hubbard Glacier),這裡我快速再提一下。

哈伯德冰河是潮汐冰河(Tidewater Glacier)— 與海洋相連的冰河,當發生冰裂作用(Ice Calving)時,分裂出來的冰落入海中,便形成冰山(Iceberg)。

哈伯德冰河所製造出來的冰山可高達10層樓高,浮在海面上的冰山大約僅占她總體積的1/8,出於安全考量,郵輪通常會與冰河保持一段距離。

如果你是郵輪乘客,只來阿拉斯加這一趟,有可能會因為碰上壞天氣,因而錯過這個冰河大景。我在阿拉斯加航行的2個半月裡,就曾遇過2次行程取消(大約是1/5的機率),其餘時間晴天與陰天各占一半。

不過每年的天候狀況不同,我提供的數據僅供參考。而除了天氣因素,船長對於郵輪要與冰河保持多遠的距離,似乎標準也不一樣。上面3張照片分別在不同日期拍攝,可以看出其中一張郵輪與冰河之間相距較遠,那是我剛登上郵輪後所拍的照片。

後來換另一位船長接手,我們才有機會更靠近一點來欣賞冰河的壯麗之美。當看見冰落入海中所掀起的海浪,以及聽到那轟隆巨響冰裂的聲音,當下內心的感動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圖片中有隻迷路來到阿拉斯加的企鵝,你看到了嗎?

由於全球氣候暖化的緣故,現今大多數的冰河消融量大於累積量,導致冰河持續後退(Retreat),像是我之前提到的曼登霍冰河(Mendenhall Glacier)和戴維森冰河(Davidson Glacier),而哈伯德冰河(Hubbard Glacier)則是少數會前進(Advance)的冰河。

若你想了解更多關於冰河(川)的基本知識,建議可觀賞這個4分鐘的影片:101氣候教室:冰河《國家地理》雜誌

06 科迪亞克 Kodiak

科迪亞克(Kodiak)位在一座島嶼上,是這座島最主要的城市,原住民阿魯提克人(Alutiiq)在此生活超過7,000年。

18世紀起,科迪亞克成為俄羅斯美洲殖民地的首都,由於當時還有其他歐洲人與原住民交易皮草,為了獨佔皮草生意,俄羅斯帝國便往阿拉斯加東南方擴張領土,約莫在1808年將首都移到錫特卡(Sitka),就是我在這篇文章中一開頭提到的城市。

在俄羅斯帝國殖民時期,和殖民者之間的衝突以及外來傳染病的衝擊,導致阿魯提克人的數量銳減。19世紀初,約有1萬3千多阿魯提克人生活在科迪亞克島,如今整個阿拉斯加大概居住著4千多人。

說實話,我對於阿魯提克人(Alutiiq)是一無所知,當時對這個小鎮印象最深刻的事物,除了科迪亞克棕熊(Kodiak Bear),就是眼前這座俄羅斯東正教教堂(Holy Resurrection Church)

這座外觀看起來很新的教堂,最早可追溯到1794年,後來遭遇祝融之災,於1945年重建。

教堂的旁邊有一座阿魯提克博物館(Alutiiq Museum)如果你對於阿魯提克人的文化感興趣的話,不妨前去看一看。

科迪亞克熊 Kodiak Bear

來到科迪亞克島觀光,最受歡迎的活動之一就是尋找科迪亞克熊(Kodiak Bear)的蹤跡。

科迪亞克島上共有3,500隻棕熊,大約每平方英里就有0.7隻,在這裡很容易找到牠們的身影,不像我在Icy Strait Point需要搭車半小時以上,或是在加拿大班夫國家公園的路上得碰運氣尋找。

記得當時我們從市區坐車,差不多10分鐘後就來到影片中的位置,後來在不到100公尺處的地方,發現了另一隻熊,牠正在享用鮭魚大餐。

科迪亞克熊是棕熊的亞種之一,牠們大約從1萬2千年前起,因海島環境造成的基因隔離,使得牠們與其他棕熊相比,較缺乏基因多樣性。不過牠們的外觀與習性和其他棕熊非常相似,唯一最大的差別,就是體型普遍較大隻。

如果你想在這裡觀賞科迪亞克熊,只需要前往市區招攬計程車(有些專門載觀光客的司機會主動上前詢問)。通常是以包車計價,人越多價格越便宜,我們那輛車坐滿了7人,每個人付費10美金(2018年的價格)。

07 史華德 Seward

每當來到這個港口,總是郵輪乘客上下船日(Turnaround Day),這一天既不會有岸上觀光(Shore Excursions)行程,郵輪離岸時間也比較早,船員必須在下午4點之前回到船上。

史華德(Seward)可以說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的休息站。通常下船後,我不是在咖啡廳用筆電、沿著海邊或在Two Lakes Park森林裡散步,就是在遊艇碼頭尋找海獺(Sea Otter)的身影。

我曾想過參加當地觀光團,後來覺得時間太緊湊、價格太貴(畢竟船員參加郵輪岸上觀光是免費的),便打消了念頭。

附近也有一些健行步道,像是Mount Marathon Trail,來回大約3~4個小時,若是早點起床出發,基本上時間應該很充裕,但我缺乏足夠的動機去執行。

綜合上述種種,雖然我並未真正探索過史華德,不過在幾次的短暫停留後,這個美麗的小鎮留給我美好而深刻的回憶,還有那些經常出沒在遊艇碼頭海域的海獺(Sea Otter),讓我總是滿心期待地找尋牠們的蹤影。

以上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的部分景點介紹,至於其他沒有提到的地方,最後就用幾張圖片來做為結尾。如果你喜歡觀賞野生動物,我另外寫了一篇【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記錄我在阿拉斯加觀賞鮭魚、棕熊及海獺的體驗。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

【阿拉斯加 Alaska】一生值得體驗一次的經驗:
坐直昇機看冰河

【地中海航程】歐洲絕美小鎮
:黑山 Montenegro-科托 Ko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