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11月30日

先前寫了兩篇阿拉斯加內灣航道郵輪之旅文章,彙整我在2018年夏天踏過的足跡,有興趣的人可透過以下連結查看。這篇則是寫下關於我在阿拉斯加觀賞野生動物的體驗

我曾兩次在非預期的情況下,看見成群的虎鯨(Orca),即便船長與牠們保持很遠的距離,牠們那直挺挺的背鰭,從遠方看還是很顯眼。

而我人生第一次搭上賞鯨團,是在阿拉斯加的朱諾(Juneau)。雖然只看見座頭鯨(Humpback Whale)展露背鰭與尾巴,卻在我心裡留下深刻的回憶。

還有一次我走在克奇坎(Ketchikan)的溪流,不經意地看見海豹(Seal)從水中探出半顆頭,並在附近來回徘徊。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要見到這些野生動物需要緣分,而且若沒有望遠鏡或單眼相機的協助,很難從遠方看清楚牠們的樣貌。今天就來分享我在阿拉斯加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的難忘體驗

01 返鄉的鮭魚

那時夏季來到阿拉斯加時,在我的印象中,只要是有溪流的地方,幾乎都可以看見鮭魚的身影。特別是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和克奇坎(Ketchikan)溪流,眼前所見是一整群的鮭魚。

目前具有商業價值的鮭魚物種主要有7種,大西洋鮭魚及6種太平洋鮭魚,在阿拉斯加就能找到5種。導覽人員教我們用手指去記憶這些鮭魚的名字:

  • 大拇指Chum(Dog) Salmon英文Thumb與Chum押韻。
  • 食指 → Sockeye Salmon:用食指去指向眼睛,Eye與Sockeye押韻。
  • 中指 → King(Chinook) Salmon:最長的手指,代表體型最大的鮭魚。
  • 無名指 → Silver(Coho) Salmon:Silver代表戒指的顏色。
  • 小拇指 → Pink(Humpy) Salmon:英文小拇指為Pinky finger,是體型最小的鮭魚。

如果你想進一步了解阿拉斯加的鮭魚物種,建議參閱:Alaskan Salmon Identification and Fishing Guide,你會發現牠們的外觀在繁殖階段有很大的變化,這部分我覺得很有趣。

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我看見了一幕至今都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那時的我站在橋上眺望著印地安河(Indian River),眼前龐大的魚群,像是列隊似地遍佈在溪流之中,來迎接牠們生命的終曲。

牠們一生中大多數的時間在海裡生活,等到進入繁殖階段,將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溯河洄游到牠們出生的溪流裡,尋找配偶、繁殖,然後死去(太平洋鮭魚物種一生只產卵一次)。

牠們的屍體滋養了森林與河流,成為生態系統中重要的一環。牠們的下一代接續著同樣的生命循環,生生不息。

鮭魚的生命旅程是大自然造物的奧妙,看著一大群返鄉終老的鮭魚,讓我感到無比的震撼與感動。牠們憑藉著地球磁場導航以及嗅覺記憶,找到自己出生的溪流。

然而氣候異常會阻礙鮭魚返鄉,還記得我去到阿拉斯加的那年夏天,觀光客對於持續晴朗的好天氣感到開心,當地人卻擔心不已。由於降雨量不足,鮭魚無法聞到溪流的氣味,一直徘迴在河口處回不了家。

所幸後來下了幾場大雨,鮭魚得以找到回家的路。

02 棕熊

如果你是個喜愛戶外活動的人,只要走進阿拉斯加的森林及溪流區域,就有機會與棕熊相遇。國家公園的入口處或健行的步道上通常會豎立看牌,告訴遊客這是熊可能會出沒的區域,不過實際上要與棕熊偶遇的機會並不高。

棕熊生性害羞,牠們並不喜歡與人類接觸,一旦牠們在遠方察覺到人類的存在,通常會躲得遠遠的。這也是為什麼有些登山客會在背包上繫個鈴鐺,或者有些獨行者邊走邊講電話,他們用聲音來提醒周遭的熊。

我曾有過一次獨自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健行,那時為了避免與熊偶遇,途中我不斷大聲唱歌、自言自語或播放音樂,好讓牠們知道我的存在。之後為了健行時感到安心,我選擇結伴而不再獨行。

不過就我在阿拉斯加的那兩個月來說,我從來沒有在健行的時候巧遇棕熊,而是報名參加賞熊團才看見熊本尊。像這樣團體賞熊的活動,只要有保持適當距離,基本上不太會發生危急的情況。

圖片分別是科迪亞克熊(Kodiak Bear)和阿拉斯加半島棕熊(Alaska Peninsula Brown Bear),從遠處看牠們的外觀,分辨不出差別。

我分別在Icy Strait Point及科迪亞克島(Kodiak)看到棕熊,而科迪亞克島的體驗讓我印象較深刻。

科迪亞克島上大約有3,500隻棕熊,大約每平方英里就有0.7隻,在這裡很容易找到牠們的身影,不像我在Icy Strait Point需要搭車半小時以上,特定前往牠們的棲息地才看得到。

科迪亞克熊(Kodiak Bear)是棕熊的亞種之一,牠們大約從1萬2千年前起,因四面環海的島嶼環境造成基因隔離,使得牠們與其他棕熊相比,較缺乏基因多樣性。

但其實牠們的外觀與習性和其他棕熊非常相似,唯一最大的差別,就是體型普遍比其他棕熊還要大隻。科迪亞克熊是繼北極熊之後,體型第二大的熊。

記得當時我們從市區坐車,差不多10分鐘後就來到影片中的位置,後來在不到100公尺處的地方,發現了另一隻熊,牠正在享用鮭魚大餐。

鮭魚季從每年的5月持續到9月,其餘時間牠們則以食用植物和莓果為主,也吃鯨魚的屍體,牠們很少會耗費體力獵捕哺乳類動物。

如果你來到阿拉斯加進行戶外活動,想知道更多關於熊的資訊以及防護措施,可參考阿拉斯加州政府漁獵及狩獵部的資訊:在阿拉斯加“熊的國度”旅行要素

03 海獺 Sea Otter

每一次船靠岸在史華德(Seward)時,我通常會前往史華德遊艇碼頭尋找海獺(Sea Otter)的身影,那裡的海域時常會有海獺出沒,有一次我跟牠的距離僅幾步之遙。

大部分的野生海獺會與人類保持距離,不像我在遊艇碼頭遇見的那隻海獺,那時牠還主動游向人群,使得圍觀的群眾感到十分興奮,牠就像是個受人矚目的明星。

海獺,這個外表呆萌的動物,加上牠們的一些行為,讓我覺得牠們既可愛又聰明,是我最喜愛的動物之一。

牠們為了防止睡覺時與同伴漂離,會牽起彼此的手,或是用海藻(Kelp)纏住自己,就像是繫上安全帶的概念。海獺媽媽在潛入水中獵食時,也會用海藻這招將海獺寶寶固定在原地,以確保返回水面時寶寶還在。

另外一個超療癒的畫面,就是海獺媽媽會將寶寶抱在胸前漂浮,讓寶寶安心入睡,這是由於海獺寶寶在這個階段還不太會游泳,海獺媽媽用此方式保護寶寶。這樣的影片我可以重複看很多遍,光是看著牠們的表情就讓我感到快樂。

大部分的時間裡海獺生活在海上,主要的食物來源為海洋無脊椎動物,像是海膽、螃蟹、龍蝦、蛤蜊,扇貝、蝸牛等等,聰明的海獺會運用石頭敲碎外殼,取裡面的肉來享用。

海獺與其他海洋哺乳類動物不同,身上沒有油脂(Blubber),而是仰賴身上的皮毛保暖。牠們是世界上皮毛密度最高的動物,平均每平方公分擁有10萬-40萬根毛,牠們的毛形成一道防護層,有效阻隔水接觸到皮膚,因此能夠長時間待在冰冷的海水中。

由於特別喜愛海獺,我不自覺寫了很長一段關於牠們的介紹。若你有機會親眼看見海獺,相信也會喜歡牠們可愛的那一面。

在撰寫這篇文章時,回憶起阿拉斯加那段美好時光,每天徜徉在壯闊而純淨的景色之中,至今仍讓我回味無窮。照片無法真實呈現她的美,文字無法表達當下的感動,唯有親眼所見才能深刻體會。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環澳洲遊輪之旅】
昆士蘭:潛進大堡礁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

【巴拿馬運河航程】墨西哥 Cabo San Lu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