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航程】歐洲絕美小鎮:黑山 Montenegro-科托 Kotor

文章發布日期:2020年7月20日

回憶起剛上船那段懵懂的時光,對這個世界所知甚少,一邊適應著郵輪這個龐大的體系,一邊沉浸在恍若置身夢裡的感覺。在我是新手船員的那段日子裡,最新鮮的體驗之一,就是時常不知道下一個港口,會遇見什麼樣的風景。

看著航程上靠岸港口的名稱,十之八九我不認識。大多數的時候,是打開郵輪上的旅遊頻道而略知一二,有些時候則是在走出舷門(Gangway)的那一刻,才得以一窺港口的樣貌,讓人有種拆禮物般的期待之情。要說帶給我最大的驚喜,非巴爾幹半島上的黑山(Montenegro)小鎮-科托(Kotor)莫屬,科托(Kotor)是我看過最美的港口之一。

黑山的命名來自於威尼斯語「Crna Gora」,字意為「黑色的山」,靈感來源是洛夫琴山(Mount Lovćen)。黑山現今使用兩種文字系統,國名在拉丁字母稱為「Crna Gora」,在西里爾(Cyrillic)字母則為「Црна Гора」而台灣官方使用英文音譯,將Montenegro翻譯為「蒙特內哥羅」,在中文世界中也被稱作「黑山」。我覺得蒙特內哥羅唸起來有點繞口,文中以黑山稱之。

黑山(Montenegro)原屬於南斯拉夫(Yugoslavia)六個成員國之一。自1991年南斯拉夫內戰開始,斯洛維尼亞(Slovenia)、 克羅埃西亞(Croatia)、北馬其頓(North Macedonia)和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Bosnia and Herzegovina)陸續獨立,其成員僅剩塞爾維亞(Serbia)與黑山(Montenegro)。2006年,黑山透過公投宣布獨立,結束與塞爾維亞的聯盟關係,南斯拉夫正式走入歷史。

這段慘烈的內戰長達10年之久,造成約莫14萬人死亡,還有四百多萬人流離失所。南斯拉夫的恩怨情仇錯綜複雜,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將歷史脈絡交代清楚,在這裡我要暫時擱下沉重的過往,先帶你一覽科托(Kotor)充滿著韻味的巷弄與瑰麗的港灣風情。

貓奴們請注意!接下來你們將會看到不少貓咪入鏡的畫面,不管是在巷弄中、城牆上或堡壘的一偊,都有牠們可愛的身影唷!

在一個晴空萬里的秋日,沿著中世紀城牆的指引一路向上,大汗淋漓地登上斷壁殘垣的堡壘後,看見令我此生難忘的風景。圖片為站在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的遺跡上,眺望科托灣(Bay of Kotor)的景色。

進入科托古城有三個入口:海路城門-主城門(Sea Gate / Main Gate)河門-北門(River Gate / North Gate)南門(Gurdich Gate / South Gate)。除了這三個城門,我從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繞道下山的途中,意外發現另一條道路,這部分我留到後面再說。

從郵輪下船之後,步行幾分鐘即可看見海路城門-主城門(Sea Gate / Main Gate),當時我便是從這裡進到科托古城。

走入科托古城,讓我想起同樣是依山傍水的克羅埃西亞-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兩座古城的巷弄中有著彼此的影子。杜布羅夫尼克的街景氣勢磅礡,科托的海灣景色令人驚豔,兩者各有千秋,但我更愛科托的天然景色一些。

科托古城

在西元前168年,古羅馬人來此建城,當時稱為Acruvium。此後科托(英文稱之為Kotor,西里爾字母為Котор,義大利文為Cattaro)經歷不同外來政權的統治,分別是拜占庭帝國、保加利亞第一帝國、塞爾維亞帝國、匈牙利王國、波士尼亞王國、威尼斯共和國、鄂圖曼帝國、拿破崙帝國、奧匈帝國和義大利王國等,以及隨後成為南斯拉夫的領土。

科托(Kotor)一直擺盪在周遭強權中求生存,其中,在15世紀時,為了避免落入鄂圖曼帝國的手中,自願成為威尼斯共和國的藩屬國,期間長達將近四百年(西元1420年至1797年)。威尼斯人遺留下來的建築風格與防禦系統,成為科托(Kotor)當今最珍貴的文化遺產之一。

對科托古城建築造成致命性的毀壞,不是戰火而是強震,最近一次是在1979年,那場地震使得科托古城盡是斷垣殘壁,後來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協助下,科托古城修復成現在的模樣。

科托主教座堂

科托(Kotor)擁有著地中海地區,保存最完善的中世紀古城與要塞(Fortification)之一。然而,考量到郵輪靠岸的時間短暫,無法仔細品嘗古城中的每個角落,僅在尋找古城牆入口的路上大致逛了一下,沿途我們來到科托著名的地標: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Saint Tryphon)。

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Saint Tryphon)為科托古城的象徵,兩側的鐘塔分別刻上1166與2016。第一組數字1166代表主教座堂完工的那一年,而另一組數字2016可能是象徵著850週年慶(網路上找不太到詳細資料,我是參考這個來源:Your Way To Montenegro)。

雖然我在科托(Kotor)這天拍到的教堂皆為羅馬天主教教堂,但實際上黑山(Montenegro)的宗教信仰以東正教為大宗佔72%,接下來為伊斯蘭教佔19%,再來才是天主教3%。有點可惜沒逛到古城內那座建於20世紀初的聖尼古拉斯東正教堂 (Orthodox church of St. Nicholas)。

在看完了科托主教座堂後,緊接著尋找登上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的入口。

古城牆

我們在科托古城內遇到的第二座教堂為聖瑪麗亞教堂(St Mary’s Collegiate Church),教堂附近有一座歷經滄桑的拱門,這座拱門就是通往古城牆的入口之一(靠近河門-北門)。

進入拱門後沿著上坡石階走,過不久即可看到綿延不絕的古城牆。這座環繞著科托古城而建的防禦城牆,總長為4.5公里,約莫是在13-14世紀當威尼斯共和國(Venetian Republic)統治科托時所建,用來抵禦敵軍從海路和陸路的襲擊

我們沿著城牆向上走,從不同的高度與角度欣賞這被群山包圍的海灣景緻。沿途的石階有些呈現不平整或殘缺的狀態,部分則有些滑,且路上的碎石不少,這些證明了歲月遺留的痕跡。

大約走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即可看到一座羅馬天主教教堂–聖母救濟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Remedy,建於16世紀),我們在此處稍作休息,拍幾張照片後繼續向前行。通過聖母救濟教堂之後,再往上走幾層階梯,便來到我心中認為最佳的取景地點之一。在教堂的襯托下,眼前的山明水秀更引人入勝。

我們沿著城牆向上走,從不同的高度與角度欣賞著風光旖旎的海灣景緻,而我最喜愛的角度之一,便是聖母救濟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Remedy)入鏡的那個畫面。

聖約翰堡 Castle of San Giovanni

耗費了將近半個小時,包含中途停下來拍照的時間,我們抵達了聖約翰山的至高點–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穿梭在堡壘的廢墟之中,實在無法透過斷垣殘壁想像它原本的模樣,於是開始尋找俯瞰科托灣(Bay of Kotor)的最佳地點。

眺望著腳下的科托灣,沿岸遍布著紅瓦屋頂建築,一整片的紅色屋海,搭配風光旖旎的山水景色,在那一刻便認定科托(Kotor)是我看過最美的港口之一。如果是熱愛山水的人,被派駐於此或許是一件樂事?更別提這樣的防禦要塞,從前一般百姓是無緣一探究竟。

穿梭在堡壘的廢墟之中,突然眼前一亮,發現一隻貓咪悠閒地躺在堡壘的射擊窗口上,你能在上圖中找到牠的身影嗎?

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的起源可追溯至西元532年,當時拜占庭帝國查士丁尼一世在驅逐東哥德人(Ostrogoths)後,於聖約翰山頂上建設堡壘。隨後威尼斯人於13-14世紀所建的城牆,讓科托古城的防禦系統更加完善。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奧地利人離開了科托(Kotor),這座要塞從此不再有人駐守與維護,無人問津加上歲月的侵蝕便逐漸荒廢。1979年的一場強震,要塞與古城一樣受到嚴重的損壞,古城先是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協助下完成修復,要塞則是等到21世紀初才開啟修復工程。

站在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除了眺望美麗的科托灣,也欣賞著城牆山邊的景色。在下山的途中,我從一處毀損的城牆中發掘一條小徑,於是我繞開城牆的石階,改走這條小徑。

走在這條小徑上,我先是看到一座教堂遺跡–聖伊凡教堂(Chapel of St. Ivan),接著找到一家販賣啤酒、起司與醃肉的小店,後來在Google地圖上得知這家店名為Цхеесе Схоп。此時的我感到飢腸轆轆,加上貪戀眼前的風景,便決定在此處用餐歇息一會。

從聖約翰堡(Castle of San Giovanni)下山的途中發掘一條小徑,於是我繞開城牆的石階,改走這條小徑。途中看到的教堂遺跡為聖伊凡教堂 (Chapel of St. Ivan);有貓咪入鏡的那張照片,則是從Цхеесе Схоп餐廳望出去的風景。

隔壁桌一位將近五十歲的女人,跟我一樣也是獨自一人,我已不記得是誰先開啟話題,只記得這位女人來自捷克,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她說她當天沿著這條小徑登上遠處的一座山峰,從那裡眺望科托灣(Bay of Kotor)的景緻十分優美,推薦我得空的話也去走一趟。她還熱情地分享手機中的照片給我看。

可惜我是跟著郵輪來旅行,而且那一年郵輪公司的地中海航程只在科托(Kotor)停靠一次,勢必是無緣登上她指尖所指的那座山峰,不過還是很感謝她的分享。她在喝完啤酒後,對我露出溫柔的微笑,與我告別。這位女人的親切讓我想起了阿亮的母親(我婆婆)。

再過了一會兒之後,眼看著船離岸的時間漸漸逼近,只好起身準備下山。我順著這條小徑下山,小徑指引著我走到科托古城之外,此刻城牆的輪廓清晰地展現在我的眼前,還有那座聳立在上丘上的堡壘。

看著眼前的畫面,讓我回想這一日的科托之旅,留在記憶深處的,不僅是那壯麗的風景,還有在旅途中人與人互動的溫暖。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北歐航程】格陵蘭 Greenland(上)
:走過世界最大的島嶼

Sortelha_04

【葡萄牙】體驗鄉村小鎮的樸實 Covilhã、Monsanto、Sortelha

【歐洲 阿爾卑斯】
雪地攀登初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