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礁之旅】關於珊瑚

文章發布日期:2019年9月20日

2018年12月,當郵輪停靠在艾爾利海灘(Airlie Beach)和凱恩斯(Cairns)時,我前往大堡礁浮潛與體驗潛水,詳細內容請參閱【環澳洲郵輪之旅】昆士蘭:潛進大堡礁

若你想了解珊瑚生老病死的過程以及大堡礁的形成,以下是關於珊瑚的簡單介紹

關於珊瑚

珊瑚是動物而不是植物

建造珊瑚結構的生物稱作為珊瑚蟲(Polyps),牠們不是植物,而是屬於動物界中的刺絲胞動物門(Cnidaria),其中水母、海葵、水螅都被歸類在同一門。珊瑚蟲的外型呈現囊狀,口與胃相連,口的周圍環繞著觸手。

珊瑚蟲的體積通常僅有直徑幾公釐的大小,有些則長達二十幾公分。大部分的珊瑚蟲會群聚在一起形成珊瑚,也有以個體形式生活的珊瑚蟲,像是東沙蕈珊瑚(Fungia Taiwanensis)。

珊瑚大致分為軟珊瑚(Alcyonacea)和硬珊瑚(Scleractinia),差別在於是否具有碳酸鈣骨骼。軟珊瑚通常擁有繽紛的顏色,由於沒有碳酸鈣骨骼的支撐,有些會在海中隨著水流擺動,牠們因為有著美麗的色彩和多變的姿態,通常是水下攝影的主角。而具備建造珊瑚礁能力的大多為硬珊瑚。

珊瑚是如何形成珊瑚礁?

珊瑚蟲附著在海床底下的岩石,接著形成珊瑚聚落,珊瑚生長時會分泌碳酸鈣骨骼,加上其他生物如貝類、石灰藻(Calcareous Algae)等也會分泌碳酸鈣,這些碳酸鈣骨骼經過日積月累的沉積,形成巨大的地質結構「珊瑚礁」。

珊瑚蟲雖然有觸手可捕食獵物,但對於造礁的硬珊瑚來說,那並非是主要獲取養分的方式。珊瑚蟲是依靠著寄生於牠們組織內的單細胞藻類–黃藻(Zooxanthellae)獲得大部分的營養。

黃藻跟所有植物一樣,需要陽光來進行光合作用,牠們利用珊瑚蟲代謝所產生的二氧化碳、磷酸鹽和氮化合物來進行光合作用,而黃藻則提供糖分、丙三醇、胺基酸等有機物質反饋給珊瑚。這樣的共生關係讓棲息在淺層的珊瑚能快速生長骨骼。

珊瑚的白化和死亡

造礁珊瑚一般分布在熱帶至亞熱帶的淺海中(海水深度不低於50公尺下),牠們需要充足的陽光來造珊瑚礁,雖然有些珊瑚可耐高溫,但大部分的品種僅適合生活在海水溫度20–32°的範圍內。

此外,不透徹的海水將導致陽光無法有效照射到黃藻;汙染物質若沉積在珊瑚上,將抑制珊瑚蟲的生長;排放到海中的廢水則會造成海藻過度成長,或過度捕撈的行為,以及非生物可分解防曬乳中的二苯甲酮 (Oxybenzone)和甲氧基肉桂酸辛酯(Octinoxate),都會影響到珊瑚的健康狀態。

珊瑚對於環境的改變相當敏感,尤其是溫度的變化。

珊瑚的顏色來自於共生的黃藻(Zooxanthellae),當海水溫度升高或降低到珊瑚無法承受時,珊瑚會驅逐體內的黃藻,此時會產生白化現象。若環境變好,黃藻會再回到珊瑚體內,珊瑚就會存活下來,但若是持續一段時間沒有改變,那麼依賴黃藻提供超過90%能量的珊瑚就會挨餓,最終走向死亡。

大堡礁在歷史上面臨過四次大規模的珊瑚白化,分別為1998、2002、2016和2017年。據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的資料,光是2016年到2017年就有50%的珊瑚死亡,這數據聽起來很可怕,但遠遠不及我看到紀錄片「追逐珊瑚 Chasing Coral」時所感到的震撼。

他們運用水中縮時攝影來紀錄珊瑚逐漸走向死亡的過程,對環境議題感興趣的人,強烈推薦你看這部紀錄片。

大堡礁的形成

大堡礁縱向延綿昆士蘭海岸線達2,300公里,總面積約為344,400平方公里。長在昆士蘭南部大陸棚的珊瑚礁約有兩百萬年的歷史,北部則長達一千八百萬年。

大約在2萬年前,當時的海平面比現在低120公尺左右,澳洲原住民能步行至外堡礁。當冰蓋逐漸融化使得海平面上升,約在1萬年前海淹沒了舊石灰岩,珊瑚開始在舊礁石上形成今日的大堡礁。

這是我在凱恩斯(Cairns)大堡礁之旅所拍攝到的照片。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

【法屬玻里尼西亞】
超夢幻海島!波拉波拉島 Bora Bora

【台灣之美】合歡北峰、合歡東峰、合歡主峰、合歡尖山、石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