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活(下):從阿拉斯加到澳洲

文章發布日期:2019年5月21日

這個合約我從加拿大溫哥華(Vancouver, Canada)登船,前兩個半月的航程在阿拉斯加。阿拉斯加內灣航行(Inside Passage)的旅遊旺季從每年的五月開始直到九月份,夏季氣候溫暖白天最高溫可達攝氏30幾度,而我在六月三十日登船。

當公司問我要不要接受這個合約時,我既興奮又猶豫。

這份合約的航線與我第一個合約完全不同,讓我感到十分興奮。第一個合約船航行在波羅地海、北海、地中海、北大西洋和加勒比海(去到北歐、西歐、南歐、加勒比海島國、格陵蘭和俄羅斯等三十多個國家),而這個合約將航行在阿拉斯加灣、北太平洋、加勒比海、印度洋和南太平洋 (加拿大西岸、阿拉斯加、美國西岸、中美洲、夏威夷、南太平洋島國、大洋洲等將近二十個國家)。

猶豫的是行程上的航海日(Sea Day)不少,畢竟太平洋當屬面積最為廣大的大洋,這意味著我的工作時數將增加許多。先前在海上生活 (上):從瑞典到美國的文章有提到,當遇上Sea Day時,精品店員就得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十點!

另外一個使我猶豫的原因,是有別於第一個合約船會行駛在同樣的*航程(Cruise)頂多一、二次,但這個合約光是在阿拉斯加的航程將重複好幾趟。當時希望能在更多不同的國家留下足跡。

*航程(Cruise)的概念乘客在買船票時,每段航程通常是從A點登船、在B點下船,極少數的乘客會再從B點回到A點。舉例來說,我的船公司在阿拉斯加最常見的航程為從加拿大Vancouver登船,在阿拉斯加Seward下船 (Vancouver → At Sea →  Ketchikan → Juneau → Skagway → Sitka → At Sea → Seward)。或反過來從阿拉斯加Seward登船,在加拿大Vancouver下船。

也有乘客會購買幾段連續的航程,從A點登船→B點→C點→D點→E點下船,總計四段航程。像是我們在2018年底的跨太平洋(Grand Pacific Paradise)套裝行程,從美國 Miami → 夏威夷Honolulu → 法屬玻里尼西亞 Papeete, French Polynesia → 紐西蘭 Auckland → 澳洲 Sydney,共計66天的旅程。

後來登船後,衷心認為我當初做出對的選擇。對於喜愛戶外活動的我來說,很享受在阿拉斯加那兩個多月的時光 ,那時候外出健行是家常便飯,並時不時與野生動物相遇。除了每天看著壯麗的景色,還在船上認識到一些有趣的人,時常開懷大笑,完全沈浸在當下的每一刻。

散步在阿拉斯加史華德(Seward)小鎮中,港口旁隨處可見海獺的蹤影。

來到阿拉斯加首都朱諾(Juneau),Mt. Roberts健行路線深受旅客的歡迎。

不過登船後,一開始認為航海日(Sea Day)多已讓我十分糾結,沒想到現實卻是更加殘忍。雖然極度不喜歡遇到航海日(Sea Day),但至少這是預期中會發生的事,可以在面對之前調整心態,然而額外的航海日(Surprising sea day)就不一樣了。

這個合約我遭遇到許多額外的航海日(Surprising sea day),尤其是當港口的水太淺船無法停靠碼頭,必須藉由接駁船(Tender)將乘客送到碼頭時,發生的機率特別高。當風浪太大時,載客量約75人的接駁船容易晃動,為了安全考量船長會決定跳過該港口,通常那天會變成額外的航海日。

我們的船曾經為了避開暴風雨,從墨西哥Acapulco直接開往夏威夷Maui,中間跳過兩個港口,在海上連續航行八天。大家在船上都要悶壞了!當我看到鑽石公主號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而實施兩周海上隔離的新聞時,實在很難想像他們要如果度過這漫漫長日。

還有因為政治因素船不靠岸,像是尼加拉瓜(Nicaragua)在2018年時,因為總統提高人民稅負並大砍社會福利,造成民眾上街示威,暴力事件持續發生,我的船公司決定不駛進尼加拉瓜的港口。

而鐵達尼號電影中女主角蘿絲想跳船自殺的情節,或者乘客喝醉酒不小心從陽台墜落海中,在現實中確實會發生。有一天我們在前往加拿大維多利亞( Victoria)的途中,遇到一名70多歲的乘客於清晨翻越陽台跳入海中。船原本預計在早上11點駛入維多利亞港,結果為了尋找這位乘客的遺體,這天就成了額外的航海日。

另外,有時候新開發的靠岸港口,若遭到大批乘客的客訴,船公司可能會臨時取消前往這個國家的行程。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當我們停靠在第一個港口Alotau時,觀光巴士姍姍來遲,讓乘客在船上等了一個多小時,接著有些付費的行程荒腔走板,跟當初排定的內容完全不同。

許多乘客回到船上後紛紛向觀光部門抱怨,並要求退費或補償。也聽聞其他子公司的郵輪在靠岸時,觀光巴士完全沒有出現的狀況。後來船公司取消下一個停靠巴布亞紐幾內亞的港口Port Moresby。我記得公司當時廣播的官方說詞是,因正值聖誕假期,該地人手嚴重不足,於是取消前往。

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Alotau,被大批乘客客訴的導覽行程,我自己覺得很有趣。

在斐濟(Fiji)的首都Suva,觀賞他們進行傳統的迎賓儀式。對於斐濟人真誠的待客精神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船上發生的小事,都可以被當作大事來看。

我們郵輪上的乘客八成約美國人,其他國籍為加拿大、西歐國家、東亞或紐澳,少部分來自中南美洲、東歐、東南亞、中東或印度。某天主管告訴我,副船長在一場例行社交活動中,需與一位講中文的VIP客人共進晚餐,但該客人不太會說英語,因此總經理想請我擔任中英隨行翻譯員。

我對這號人物感到好奇,於是第一次認真研究起VIP客戶名單。我從拼音與照片認出這一位客人是白冰冰。那一晚我的心情無比興奮,這是我第一次在那艘船上的Compass Rose用餐,再加上那天是航海日(Sea Day),很榮幸可以托她們的福晚上不用工作,而那次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與電視明星同桌用餐。

郵輪上每天舉辦各種娛樂節目和社交活動,除了娛樂事業部的人員像是郵輪總監、社交主持人、舞台表演者和樂團等,高級船員有時也必須與乘客互動,也就是說船員受邀與乘客一起用餐其實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但在我的郵輪上,權限等級不高的船員,即便受到乘客的邀請,仍無法在客人區域用餐。精品店員(Boutique Assistant)剛好差一個等級

於是乎,用餐這樣的小事被當作大事來看。我身旁的同事露出一副羨慕的眼光,她們在郵輪上工作多年,礙於權限等級的限制,從來沒有過和客人共進晚餐的經驗。

我衷心希望未來的某一天,階級制度會在郵輪上消失

托她們的福,我那晚不用工作,只需盛妝打扮跟她們一起享用大餐。對於白冰冰與其友人親切與客氣的態度感到印象深刻。

乘客表達感謝之情

在我工作的那艘郵輪上盛行小費文化(通常是給餐廳服務生和房務部人員,Spa部門已將小費含在消費金額內),乘客除了會支付小費對服務員表達感謝之外,有的人會使用*船上消費額度(Shipboard Credit)購買東西送給船員。

購買的東西不外乎是香水、飾品、手錶、船上紀念品、施華洛世奇水鑽筆等,我遇過送禮最大方的客人–花費300美金(台幣約9千元)購買Mary Francis的包包送給一位調酒師。另外有些乘客為了感謝全體員工,會將船上消費額捐給船公司,公司再拿這筆捐贈款用在購買賓果之夜的禮品上。

而我自己則遇過乘客送我香水和項鍊,送香水的那位客人讓我記憶至今。當時我負責香水與保養品部門,那時我如往常讓客人試聞古龍水,他當晚無法下定決心,於是先試噴在身上,過一個晚上後再做出選擇。

隔天當他再回來時,他告訴我想另外挑選一瓶女性香水。我問他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他回答我:「跟妳差不多年紀,個性活潑隨和,喜愛戶外活動。」我依據他的描述選了Davidoff Cool Water女用淡香水,同時也是因為這瓶香水廣受客人歡迎。

結帳時他要求我將香水分開包裝,當他簽收完收據後,立馬將其中一個紙袋交給我,告訴我這是要送我的「This is for you」,然後轉身帥氣離開。說是虛榮心也好,我確實是被取悅了!

*船上消費額度(Shipboard Credit):大部分乘客在購買船票時,會被贈送船上消費額,有點類似禮券的概念。乘客可用消費額來購買精品店內的任何商品、到Spa消費、在餐廳點較高級的酒或購買岸上觀光行程等。唯獨在賭場不能使用消費額。船上消費額度是如何運作呢?

每位乘客登船時會有一張船卡,乘客使用這張船卡進入房間,這也是他們出入船的通行卡(保全會在舷門替每個人刷卡),而在船上所有的消費都必須透過這張卡片進行,卡片上記錄著你的消費額度,每一次交易會從中扣除,超過額度的部分再另外付費。乘客在登船時可以選擇是否要授權信用卡連結房卡消費,若不想授權信用卡,這張卡將記錄你在船上的所有消費,最後退房時付清。

在郵輪上給小費是很普遍的行為,而到岸上觀光也因地制宜,圖為在墨西哥Cabo San Lucas參加當地的小船導覽,船上直接寫出「感謝您的打賞」”Tanks for you Tips (應該是Thanks for your Tips 。)

小費對於某些職位來說很重要,是他們的部分薪水來源。據我所知,郵輪上的房務員每天工作10小時(非連續,中間有休息時間),但沒有休假日,連續工作6個月。船上的清潔人員工作很辛苦,每個月我會給打掃我寢室的清潔人員20到30美金的小費。

我有個來自保加利亞的同事,她在郵輪上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房務員(Housekeeper),她的例行生活不是在工作就是休息睡覺,很難有多餘的體力到岸上觀光。雖然她當時的薪水加上小費可領到4千美金(約台幣12萬元),但這樣需要付出大量勞力的工作讓她吃不消,且無法跟著郵輪四處旅行,最後她轉職成為精品銷售員。

在船上工作對我而言就像是在體驗Gap Year,對一些船員來說是活在夢想中,但多數的人則視之為養家餬口的工作。

在登船之前,我決定從事這份工作是為了體驗不同的生活方式,很感謝當時自己的果決勇敢,在船上生活了一年又20天,是我人生中一段很難忘的旅程,它帶給我無窮無盡的樂趣,也滿足我對旅行的渴望。有些船員更幸運,就我所知的一些高級船員、舞者和歌手們,他們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同時享受旅行和生活。但更多數的船員,是因為郵輪的薪水而選擇長期離鄉工作,為了是使自己或家人得到更好的生活。

郵輪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到此工作,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理由,努力讓自己過著理想中的生活。許多船員必須長期忍受與伴侶時常分離,他們能走很長遠的路,令我感受最深刻的是船員間相互扶持的溫暖。但也因此,已婚或已有伴侶的船員在船上尋找陪伴他們排遣寂寞的對象是很常發生的事,單身船員的感情生活也精采無比,時常上演著肥皂劇。

海上生活的環境封閉,在朝夕相處下船員間很容易發生感情,我在第二個合約才學會如何與船上的男性保持距離,杜絕曖昧的行為。後來我努力把握靠岸時的每一分每一秒,白天盡情參加岸上觀光活動,將專注力放在旅遊體驗上。

也因此我最不喜歡遇到例行逃生訓練被安排在期待已久的靠岸港口,通常那一天我們只能在中午過後下船。這些訓練包含緊急逃生演練(General Emergency Drill)、救生艇/救生筏知識訓練(Life Boat/Life Raft Training)和召集站訓練 (Muster Station Training)等。而醫療團隊和救火小組身負更多項緊急救難職責,他們的例行訓練又更多。

這些無趣的例行訓練對船員與乘客的生命安全來說十分重要,而船公司有時會將例行公事變成有趣的活動。在一次的救生筏展示(Life Raft Demonstration)訓練中,船公司徵求每個部門派出1到2位選手,進行救生筏挑戰賽。

首先由副船長命人將救生筏擲入水中,待自動充氣成形後,便開始挑戰賽。挑戰賽的流程為:每位選手須穿上救生衣,跳入游池中,游向救生筏,爬進救生筏,再從救生筏的另一端離開。從跳入游池中開始計時直到踏出救生筏,秒數最短的選手獲勝。

這是我人生中參加過的趣味競賽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個。

在一次的救生筏展示(Life Raft Demonstration)訓練中,船公司進行有趣的救生筏挑戰賽,我是精品部門的代表。

先前提到跟著郵輪去旅遊雖然可以在短時間到達很多地方,但大多只是走馬看花式的瀏覽,對於熱愛冒險或總是追尋走在未知旅程上的旅人,或許成為郵輪上的乘客,並不能滿足你理想中的旅行樣貌。就現階段的我而言,也許不會選擇花錢乘坐郵輪旅遊。

然而,身為船員的我時常發自內心感到幸福,是我從未在任何一份工作中有過的體驗,對此我心存感激也因為這份工作,帶我踏遍許多我從未想過的地方,使我擁有許多難忘的片刻。沉浸在阿拉斯加豐富的自然景觀、徜徉在南太平洋島嶼的湛藍海洋中、享受環繞澳洲一圈的旅程,以及這趟旅途中遇見的人事物所帶給我的美好回憶,這些當下的感受會隨時間而淡去,記憶會在時光中斑駁,卻一點一滴豐富著我的人生。

無法忘懷在法屬坡尼里西亞Fakarava礁島所看到的湛藍海洋,在淺灘戲水時即可看見鏽鬚鮫(Tawny Nurse Shark)。

在郵輪環繞澳洲一圈的航程時,我前往大堡礁進行水肺潛水和浮淺的活動。

縱然有再多的不捨,但這一段旅程,終究走到要畫下句點的時刻 。在我登上郵輪工作之前,已有一個長期交往的男友,在經歷三次的遠距離戀愛,每次分離超過半年以上,最終我選擇放下一個人做決定的自在,進入人生中另一個階段,學著兩人一起規劃生活的藍圖。

在每一次的長期旅行過後,都會面臨歸來的不適應症,這也是促成我開始寫作的動機之一,透過文字來記錄生活並沉澱自己的內心。然而人生每一段旅程的結束,永遠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就像是船每一次的離岸,都將要航向下一個港口。

海上生活,後會無期了!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我是如何找到郵輪上的工作?

海上夕陽、冰山、峽灣、私人島嶼...郵輪生活帶給我的那些難忘的風景

海上生活(上):從瑞典到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