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哈瓦那殘破與醜陋的一面,被當肥羊宰的經歷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6月20日

此篇文章為【巴拿馬運河航程】哈瓦那Havana一日遊,看見古巴的美麗與哀愁!的延續,在那一篇文章中,我提到觀光客區域充斥著美麗優雅的歐式建築,然而只要離開觀光區,映入眼簾的是一堆年久失修、表面斑駁陳舊的住宅,有些街道更是凹凸不平、遍布垃圾。

這一篇文章就要帶你去看哈瓦那殘破不堪的一面,以及我們被當肥羊痛宰的經歷。

殘破的哈瓦那

走在哈瓦那的街道上,我見到不少狀況很糟的民宅,加上後來遇到的事件,大概可以推斷出這個國家的人民並不富裕,但至少不是我在菲律賓馬尼拉(Manila)所看到的那種貧窮。

在馬尼拉,我看到不少小孩赤著腳流落在街頭,全身髒兮兮,醒著的時候跟觀光客乞討或賣東西,夜晚則睡在熙來攘往的路上。關於馬尼拉,您可以閱讀【菲律賓馬尼拉Manila】一個令人感到窒息的城市,在這裡我發生一段可怕的經歷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所統計的國民所得Gross National Income (GNI) per capita來看,古巴排名在世界上所有國家的中段班,甚至比菲律賓還少。從數據上來看,可以說古巴人是窮的,但為何沒有像我在菲律賓馬尼拉看到的那樣極度貧窮?

自1959年古巴革命後,許多房屋的狀況在逐年惡化,截至目前為止,已經發生無數次房屋倒塌造成人民傷亡的事件。

根據普利策中心(Pulitzer Center)的資料,目前有成千上萬的古巴人民居住在搖搖欲墜的房子裡,另外約有11多萬人口暫住在庇護所,因為這些人的家已嚴重毀損(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仔細閱讀與古巴有關的文章,才得知在共產主義之下,人民大部分的收入都繳給國庫,換來古巴政府確保每位人民的生活能達到最低標準,房屋費率之低使得人人皆有房可住,並提供免費的教育和醫療資源,以及定量配給生活必需品,像是雞蛋、糖、米等。

而古巴尚未像現在這樣開放給國際觀光客之前,大部分的國民在扣除稅之後,每個月薪水約17到30美金。我在美國與古巴醫療合作非營利組織網站MEDICC了解到,過去在古巴從醫的月收入大約20幾美金,即便2014年政府大幅加薪,醫生的月薪也不過僅僅60、70美金(參與海外計畫的醫生收入較高許多,但和主辦國醫生相比,古巴醫生的收入僅是對方的10%-25%,剩下的部分由古巴政府拿走)。

如今我總算理解為何古巴國民所得低,但它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icators)排名卻沒到那麼糟糕,也沒有我在馬尼拉所見那樣可怕的貧窮。

然而,這樣的制度在封閉的環境中或許行得通,但是一旦人民接觸到外界後,勢必會帶來不小的衝擊。

先說一說古巴過去有多封閉。

卡斯楚上位後,古巴政府為了預防移民潮的發生,設立諸多條款來限制人民出國的自由,在1961年至2013年期間,一般民眾要申請到護照是極為困難的事。除此之外,直到2008年人民才享有購買電腦的權利,然後要等到2015年,古巴才有了公共網路

此外,政府為了確保國際觀光客不會衝擊到古巴社會,20世紀末所推行的觀光政策為「封閉式觀光」,也就是將觀光地區與當地居民的生活區域隔開,且在1997年之前,古巴人民與觀光客接觸,將觸犯到法律

很難想像長達好幾十年生活在這麼封閉的環境之中,開始接觸到外界後是什麼感受。當我走在哈瓦那的街道上,明顯可感覺到古巴人對於外國人所投射的好奇眼光,就好像我老公走在台灣的街道上,時常會有人盯著他看,或熱情地想與他打招呼或攀談,在古巴這樣的現象就更為普遍。

而當古巴人對你異常地熱情時,有可能是想極盡所能地從你身上賺到錢。在我要寫關於古巴的這篇文章時,剛好看了1990年上映的電影《魔鬼總動員》(Total Recall),裡面一位叫做Benny的計程車司機,讓我想起了在哈瓦那遇到的古巴人。

熱情的當地人

那天,我和一位來自德國男生諾曼一同外出,在路上不斷遇到想跟我們攀談的陌生人,其中有兩位留給我比較深刻的印象,在這裡用A和B代表他們。

當路人A看到諾曼時,立馬靠過來跟我們攀談,他說他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好雪茄。個性隨和的諾曼,停下腳步來聽他說話。可能是出於好奇,諾曼打算聽從路人A的指示去找雪家販賣店。一路上路人A跟在後面,確保我們走對方向,還不斷重複地說:「嘉年華即將要結束,商店再過不久就要關門了,要買要快!」

這聽起來就很像是台灣「跳樓大拍賣」的老梗,目的只是想讓我們盡快下手!

抵達一間破舊的雪茄販賣店後(可惜我沒拍到照片),諾曼大致看一眼就走了。走出店家後,路人A想再跟我們攀談,但這次我們選擇轉身後快速離開。

復古咖啡廳

走過幾條街後,遇到一位在路上發傳單的人,我們從他的手中接過傳單,他指著斜對面一間看起來像一般住宅的建築物,告訴我們那是一間咖啡廳。咖啡廳門口懸掛一個招牌,寫著「Taberna Chaplin」

站在店門口,馬上被店內復古風格的裝潢給吸引住,於是我們決定在這裡短暫停留一會。店裡有著許多有趣的事物,牆上貼滿查爾斯·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照片,還有一副紅底黑色中文字的春聯(這個我也忘記拍),以及桌上擺放的復古電話、收銀機、收音機等。

我走近仔細看牆上的一個看板,上面寫著「When you ride alone you ride with Hitler! / Join a car-sharing club today!」。翻譯成中文為:「當你獨自一人開車,你與希特勒為伍。來參加共乘俱樂部!」這是在二戰時期,美國政府為了鼓勵老百姓節省汽油(因為戰時資源有限),推廣共乘制所設計的看板。這塊看板竟然出現在哈瓦那的一家小小咖啡廳裡!

隨後,我點了一杯咖啡,諾曼點了一杯啤酒,結帳時我們共支付了10CUC,約台幣300元。10CUC等於是許多古巴人10天或半個月的薪水,這價錢根本在坑觀光客!

跟著郵輪去到太多觀光客集中的區域,對於我們來說這樣的消費還不算貴,再加上我蠻喜歡這家店的氛圍,所以這價錢還可以接受。但接下來被一家餐廳當肥羊痛宰,就讓我有點不爽。

被痛宰的經驗

我們當時走在街上東張西望,正在尋找提供地方菜的餐廳。這時一位經驗老到的古巴人(路人B)上前問我們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們告訴他想吃頓道地的古巴菜,希望他能推薦我們幾間餐廳。

他一路帶著我們到餐廳,等坐好位子後開始熟捻地跟我們介紹菜單,菜單上僅有幾個選項(有價位),路人B建議我們選擇主廚推薦烤雞餐(沒有價位),並各自點了一杯Mojito。正當路人B準備要離開時,忽然跟諾曼說他有個大家庭要養,問我們能不能表示一點心意。

《魔鬼總動員》裡的Benny最常講的一句台詞就是:「I got five kids to feed!我有五個孩子要養。」就是這段台詞讓我想起了路人B。諾曼給了他一張10CUC,他說聲謝謝就走了。

這家痛宰觀光客的餐廳,只要在Google上輸入店名,就會看到一連串的負面評價。

最後要付錢時,兩杯Mojito和兩份餐點共計價為60CUC,台幣1800元,等於一個人900台幣。當地人享用同樣的一餐,可能連50塊台幣都不到,我們就這樣被多收取30幾倍的價格。猜想路人B大概也可以從中分一杯羹,作為他的傭金費。

後來回到郵輪上,連結了網路之後,一Google才發現許多觀光客在哈瓦那有類似的遭遇。在認知到被騙時,內心感到十分不爽,但在得知古巴的歷史背景後,難免會對他們產生同情心。

想想看,若載個外國客人逛市區一個小時,就可以賺到一個月薪水,或開個餐廳就可以大發觀光財,讓他們的人生從此翻轉,還有多少人想活在過去,領一個月不到台幣1,000元的薪水?嘗到市場經濟的甜頭後,終究會對這個封閉的社會帶來莫大的衝擊。

據悉在古巴只要是從事觀光產業或與觀光客接觸的工作:像是開餐廳或紀念品店、成為計程車司機、藝術家或音樂家等,都有機會賺進大把的鈔票。

網路上可以找到不少文章或影片,在探討該國計程車司機和醫生的收入比較,或是醫生得兼差當計程車司機增加收入等。

不過,即便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在哈瓦那吃一頓不怎樣的餐點,竟要一個人付到台幣900元,還是讓我無法接受。如果不想被敲竹桿,建議可以在去古巴之前先了解一下他們的物價水平(網路上有很多資訊),內心有個底可以接受的價格區間在哪。

此外,遇到太過熱情的當地人還是盡可能地保持警戒心,以降低意外事故發生的機率。旅行時我常會犯的錯誤之一,就是隨著興奮的情緒而行事,忽視了顯而易見的風險,我也因此而吃過虧。

希望上述的經驗分享,能幫助到未來想去哈瓦那的旅人,降低被當肥羊痛宰的機率。撇除被敲竹桿的那段經歷,我還是很開心能有這個機會來到哈瓦那看個一眼,而它也是我目前去過最獨特、最想再次造訪的地方之一!

備註:文章部分參考來源為【Pulitzer Center】、【Internet in Cuba – Wikipedia】、【Cuba – Wikipedia】、【Tourism in Cuba – Wikipedia】、【MEDICC】、【Cuba – UNDP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巴拿馬運河航程】哈瓦那Havana一日遊,看見古巴的美麗與哀愁!

【巴拿馬運河航程】墨西哥 Cabo San Lucas

【北歐航程】格陵蘭 Greenland(下)
:因紐人如何在冰天雪地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