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發生的愛情故事,後來又如何了呢?
| | |

船上發生的愛情故事,後來又如何了呢?

船員特殊的生活模式,讓人難以分離工作與私人空間,在朝夕相處下船員間很容易擦出火花,或是無法抵擋情慾的呼喚,於是不斷上演著一齣齣愛情肥皂劇。許多條件好的男男女女,不論是已婚、有男友女友或單身,在船上從來不缺情人。還有一些原本是霧裡看花的感情,下船後也走向穩定交往的狀態。

【工作經驗談】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
|

【工作經驗談】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

【工作經驗談】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6月16日 這一篇文章我將重點摘要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讓想要應徵這份工作的人,或許可以作為衡量的參考。 請注意!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經歷會因零售公司和郵輪公司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我是受僱於英國零售業公司,並於乘客數約700多人、噸位54,000GT的郵輪上工作。以下分享的是我的親身經驗,但不代表全體郵輪銷售員的心得。 01 眾多的銷售品項 大多數人搭乘郵輪旅遊的經驗,可能是以載客量2,000人以上的郵輪為主,船上的商店就像是機場的免稅店,充斥著一間又一間依品牌或類別區分的專櫃。然而我所工作的那艘船,乘客數700多人,船上僅有2間精品店,為了盡可能滿足乘客在航程中的各種需求,除了沒有販賣菸酒產品,店內塞滿各式各樣的商品。 這使得我們有別於一般機場免稅店或百貨公司專櫃店員,一個人要負責眾多的品牌與品項。以下是我們船上精品店所販售的商品品項,而我在6個月內輪了一圈: 紀念品、生活用品、零食及藥品 保養品、化妝品及香水 男女服飾、鞋類、太陽眼鏡及配件 包包、流行飾品(Costume Jewelry) 珠寶首飾(Fine Jewelry)、精品手錶 其中,我要特別說明的是,若不是應徵珠寶和精品手錶銷售員(Jeweller & Watch Specialist)的職位,並在登船前通過職業訓練,通常不太可能會被指派到這兩個品項。我之所以有這方面的經驗,是因為該名同事臨時飛回家照顧他生病的母親,他留下來的空缺臨時找不到人頂替,因此主管希望我可以偶爾協助。 現在你約略可以想像我們精品店的模樣,且可以想見在上工後的兩週內,我大概會發生一問三不知的情況。要熟悉店內所有的品項確實需要時間。 像是曾被顧客詢問店內是否有賣「Dramamine」和「Advil」,當下我壓根不知道那是藥品的品牌,於是請顧客做進一步的解釋,後來得知Dramamine是「暈船藥」,Advil是「止痛退燒藥」,接著我去到藥品區查看才順利找到。 或是有一次顧客詢問特定品牌的香水時,剛好我的同事去用餐,而那時我尚未認識所有櫃上的香水,只好循著櫃位一一尋找。 拍攝於第一個合約工作的那艘郵輪:船上共有2間精品店,在合約的初期,我被分配到負責銷售服飾、配件、化妝品、保養品、香水和生活用品。圖片中的那4人,是我常一起出去玩的同事與朋友。 同樣拍攝於第一個合約:後來在合約的中期,我就被分配到另一間精品店,主要負責銷售包包、流行飾品及手錶。  對於菜鳥店員來說,一開始除了要盡快認識琳瑯滿目的商品,另外一個重要的功課,就是要在短時間內增進自己的英文單字量。 02 英文單字量 在一艘船員來自世界各地,且8~9成乘客為美國人的郵輪上(在郵輪上擔任精品銷售員的那些日子:永生難忘的登船初體驗所提的Chinese Chapter是特殊情況),具備流利的聽說英文能力是基本要件之一。雖然平時我能自在地用英文與他人交談,但對於非母語者的我來說,在擔任銷售的工作上,還是遭遇到不少的挑戰。 畢竟銷售人員越能掌握對話的主導權,越有助於業績的表現,語言能力有限將造成諸多的影響,包含想說的話打了折、第一時間聽不懂顧客的需求等,容易給人不夠專業的感受,並需要依賴同事的協助。 舉幾個發生在我身上的例子,大部分是跟單字量不足有關。 像是我曾經遇過一位顧客踏進店裡,問我有沒有賣「Anti-dandruff」洗髮乳?我帶著滿臉問號轉身問了同事,才知道他說的是「去屑」洗髮乳。另外一次是被要求介紹「Citrus」香水?記得那一次我直接向顧客詢問那是什麼,才得知是「柑橘調」香水。 在銷售飾品時,曾被顧客問過項鍊是否為「無鎳(Nickel-free)」?後來求助同事才知曉該品牌為「鍍銠(Rhodium Plating)」,即為「無鎳」的材質之一。除此之外,在回答珠寶的問題時,一開始比較困難的是記住半寶石(Semi-precious Stone)的英文名稱,像是摩根石(Moganite)、紫黃晶(Ametrine)、海水藍寶(Aquamarine)、青金石(Lapis lazuli)、坦桑石(Tanzanite)等…都是在我登船後才曉得。 以上情節發生在我摸索產品的最初階段,這些英文單字不難,很快就可以熟記起來。而接下來要說的,則是我個人認為最困難的部分–產品知識。 03 產品知識&常見問答 在不是使用母語的情況下,我需要花費較多的心力來吸收產品知識,並經過反覆練習才能將所知傳達給顧客,猶記得當時抱著一堆品牌與產品介紹的文件惡補,但學習成果就是不怎麼出色。 後來我透過觀摩前輩、上網查詢資料(在郵輪上使用網路的費用為110分鐘/$10美金,很貴因此不常這麼做)以及職場實戰經驗,漸漸了解到顧客普遍想知道哪些產品知識,或是他們會問哪些問題。舉以下幾個例子來說: 藥品類方面,我們店內販售暈船藥、止痛退燒藥與胃藥,大多數的顧客會明確的告訴你需要什麼,像是針對消化不良(Indigestion)或是胃灼熱(Heartburn),在仔細閱讀過藥品盒身上的說明後,大部分可以協助他們找到所需的藥品。但若是出現的症狀可能與病毒有關,像是嘔吐與腹瀉,我們就會建議顧客諮詢船上的醫生。 在銷售服裝上,最常被問到有關材質與洗滌方式,顧客可能是不想手洗,或是擔心衣服會縮水,這時只要讀得懂衣服上的標籤,加上補充一些基本常識,像是善用洗衣袋、洗衣烘衣溫度的控制,就可以從容地回答顧客的問題。 銷售飾品時,顧客除了想知道材質,還有很常會問「用久了會不會變黑、失去光澤(Tarnishing)」,像是銀飾會與環境中的硫化氫或二氧化硫作用而變黑。此時若是能提供有用的建議,例如告訴顧客避免在什麼環境下配戴、配戴後的清潔工作、長期不配戴的保養方法,以及變黑後的處理方式等,運用這些知識將有助於你在顧客面前展現出專業與自信,進而提升銷售業績。 而在所有的銷售品項當中,對我而言最具挑戰的是保養品,面對五花八門的產品,我無法分辨差別。舉例來說,兩瓶價位一樣高,一瓶寫著全方位修復,另一瓶則是抗皺緊緻,但其實產品介紹差不多,都有抗皺、緊緻與拉提的作用,這時我該怎麼推薦? 幸好我們公司提供試用的服務,讓當場無法決定的顧客帶試用瓶回去測試,而我有時會從顧客那邊得到反饋,或是和同事交流試用心得,這些都有助於我更認識產品。 總結來說,在郵輪上工作步調之快,登船的第一天就是要替補離開的人的空缺,當公司沒有提供完善的員工訓練時,我只能設法透過各種方式盡快學習與成長。畢竟,若時常對顧客說「請等一下,讓我與我的同事確認」,一來同事被問久了可能產生厭煩,二來也可能錯失在第一時間與顧客建立關係的機會。 04 繁瑣的例行公事 上述提到的挑戰,能讓我收穫成長並樂在其中,也是我認為身為一名菜鳥銷售員,必須要具備的基礎能力。然而每份工作或多或少會有一些繁瑣的例行公事,讓人容易感到厭煩或不願去承擔太多,將一直考驗著你的耐心。以下摘要幾個我認為煩人的瑣事:  每日進行數量清點 當我負責的是香水、化妝品與保養品時,幾乎每天都要經歷清點數量(Counting)的惡夢,就是要在隔天船抵達港口之前(通常我們會在結束營業前半個小時開始執行),清點櫃上和庫存共有多少數量,然後主管再將這些數字提交給海關。 每一個擔任過這個職位的人,經常會發生數量核對不起來的狀況,有時甚至必須在關門後請其他同事協助。也因此在關門前半小時的顧客服務,通常會落在另一個搭檔的同事身上,為的是要讓清點的人能專注在做這件事,盡量不要出錯。 除了香水、化妝品和保養品之外,太陽眼鏡、珠寶首飾和精品手錶同樣需要在每次靠岸時,向海關提交統計數量,只不過數量相對少很多。  每隔一段時間的大盤點 精品店內所有的商品,會以輪流的方式每隔一段時間進行大盤查,比如說這個月盤點衣服與太陽眼鏡,下個月盤點包包及流行飾品。我們使用儀器來感應標籤上的條碼,記錄下我們清點過的項目,主管再將盤查的結果彙整給總公司。總公司在看過報告後,將針對有疑問的項目(像是數量或條碼編號不符)請我們重新刷過,有時候甚至會重複進行2、3遍以上。…

在郵輪上擔任精品銷售員的那些日子:永生難忘的登船初體驗
|

在郵輪上擔任精品銷售員的那些日子:永生難忘的登船初體驗

在郵輪上擔任精品銷售員的那些日子:永生難忘的登船初體驗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6月1日 如果你曾閱讀過我在【船員生活】專欄撰寫的文章,大概會對郵輪工作有個基本概念,包含應徵管道、薪水、福利、工作制度與消遣娛樂等,而接下來一系列的文章,將透過我過往的經歷,讓你認識船上精品銷售員(Boutique Assistant)的工作內容、挑戰與成就,以及身為菜鳥船員的感受。故事的開端就從我登船的第一天說起。 登船初體驗 還記得2017年6月初收到公司幫我預訂的啟程機票,大約一個月之後我將從台灣前往瑞典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在抵達的隔天早上辦理登船手續。那時我還滿心期待地規劃一日遊行程,後來因為在菲律賓馬尼拉(Manila)發生的「插曲」,公司把我的班機起飛時間往後延了一天,於是我在當天早上9點多抵達斯德哥爾摩機場後,隨即搭上公司預訂的車到港口報到。 從機場到港口的車程約半小時,坐在車上,我總覺得這一切像夢一般的不真實,直到車駛入港口,當我看到郵輪的那一刻起,內心才有了安定感。我是真的要登上這艘船,開啟6個月的海上生活。 車子駛入港口,我即將登上眼前的那艘郵輪,展開為期6個月的旅程。右上角是移民官在我的護照上所蓋的歐盟出入境章,紀錄著我在2017年7月13日那天搭飛機入境斯德哥爾摩Arlanda機場,接著從Frihamnen港口坐船出境。 在確認登船文件沒有問題後,一位船員引領著我進入位於第四層甲板的舷門(Gangway),一踏進郵輪裡,第一眼所見就是我未來的工作場所 — 精品店(Boutique)。接著我被帶到會議室,跟同樣是當天報到的船員們一同等候指示,從那天開始到接下來的兩個禮拜內,將有一連串的船員基本訓練與考試等著我們。 然後我的主管詹姆斯(來自英國)出現在會議室,帶我到我的寢室與室友雷娜塔(來自克羅埃西亞)見面,並告知我今晚幾點要上班,還有提醒我開船前將進行召集站訓練(Muster Station Training),到時候我要拿著救生衣到召集站(Muster Station)集合。 上班後,我和另外兩位同事見面,一位是來自阿根廷的喬治娜 ,另一位則是來自立陶宛的諾貝達,精品店團隊包含我總共是3女2男。我任職的那艘郵輪共有兩間精品店,我將和來自阿根廷的喬治娜作搭檔,一起銷售服飾、配件、化妝品、保養品、香水和生活用品。 這些是我初次踏進郵輪眼前所見,以及我工作的場所。 在得知負責銷售的品項後,我心想要做的功課不少,不過令人感動的是,我的主管在會議中跟大家說:「別擔心,這兩週我們需要妳,更勝過妳需要我們」。原來我登船後的這兩週是Chinese Chapter,郵輪的載客數為750人,一家中國公司就包辦了400多個名額,這時我才明白公司指派我到這艘船的用意。 隨著幾個小時過去,來到晚上11點精品店打烊的時間,總算是結束這漫長的一天。從下飛機開始,接著登船、認識環境、整理行李、參加受訓、上班到下班,共忙碌了13個小時,若是包含飛行與轉機時間,則是歷經32個小時之久。 以上就是我登船的初體驗、上班第一天的過程。 從我登船的第一天來看,就可知郵輪的步調有多快!在我認為,若是適應能力較差的人,做這一份工作將會有一段辛苦的路要走。 想想看,精品店員的合約為期6個月(可視情況延長或縮減),每次你可能會被指派到不同的船上,將面對陌生的環境,並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事。尤其當你身為團隊中的少數族群時,若無法讓自己快速融入,或擁有情感的支撐,在這個封閉的體系中,缺乏歸屬感很容易讓你感到孤獨。 而除了適應能力之外,接下來我將在【工作經驗談】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一文中,重點摘要自己擔任這份工作所面臨到的挑戰,讓想要應徵這份工作的人,或是即將登船工作的新手們,可以作為一個參考。 菜鳥船員的瞎事 文章的最後,要分享一件我做過的瞎事,就發生在登船後的隔一天。 由於這是我第一次登上郵輪,對船上的環境感到很好奇,於是在隔天起床後,便開始我的探索之旅。我在那一天走遍郵輪乘客區的各角落,圖書館、觀景餐廳、露天泳池區、戶外娛樂區,都有我的足跡。 晚上上班後,室友問我今天過得怎樣,我跟她說我去逛了郵輪一圈。接著她問我:「妳穿什麼服裝?」當下我還未意識到她為何這樣問,便回她:「牛仔褲和T恤。」 頓時她那雙藍色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對我說,船員在行經乘客區時必須穿著制服並別上識別名牌,且不是所有的地方,我們都可以隨意走動。或許是因為我登船後剛好碰上Chinese Chapter,船上有一半的乘客是中國人,才沒有被任何高級船員(Officer)識破,否則我可能會收到警告。 當下我有種自己好像做了瞎事的感受,後來她用溫柔的語氣告訴我,一些缺乏飯店服務業經驗的菜鳥船員,確實會像我這樣做出沒有常識的舉動。 過了1、2天後,在船員受訓課程中才學到,我們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公司的形象,因此船員只能在穿著制服的時候行經乘客區(船靠岸要進出舷門Gangway時除外),而我竟然還穿著被嚴格禁止的牛仔褲! 這一件事讓我被同事們笑了好幾天,至今仍深刻地烙印在我的心中。 郵輪精品店員的經歷會因零售公司和郵輪公司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我是受僱於英國零售業公司,並於乘客數700人左右及噸位約54,000GT的郵輪上工作。 作者:吳貞貞 Jennifer Wu 或許你還想看 【郵輪工作好賺嗎?】船員的薪水、福利與工作制度大解密 【比利時打工度假】找工作篇 【工作經驗談】郵輪免稅店銷售員的工作挑戰 回到船員生活

海上夕陽、冰山、峽灣、私人島嶼…郵輪生活帶給我的那些難忘的風景
|

海上夕陽、冰山、峽灣、私人島嶼…郵輪生活帶給我的那些難忘的風景

海上夕陽、冰山、峽灣、私人島嶼…郵輪生活帶給我的那些難忘的風景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5月9日 我在海上生活(上):從瑞典到美國與海上生活(下):從阿拉斯加到澳洲,寫下郵輪生活點滴的縮影,而這一篇文章,將回顧我391天的船員生涯中,在海上(或因為這份工作)所享受到難忘而獨特的風景。 01 海上的驚喜 想像一艘船航行在廣闊的大海中,會看見什麼風景?絕美的夕陽、滿天的星光、冰山、極光,以及躍出水面的海豚和鯨魚…這些可能是海上生活的日常和驚喜。我除了錯過在阿拉斯加看極光的機會,其餘的都曾經歷過。 下班後的夕陽美景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夕陽,是有一次船航行在阿拉斯加內灣航道(Inside Passage),那時晚上11點多,我在下班(回到寢室)的途中,和同事經過乘客活動區的甲板,不經意瞥見了海平面上的一抹紅霞。 通常落日時分我不是在寢室梳妝,就是在員工餐廳用餐,忙著做上班前的準備,要不然就還留在靠岸港口觀光,像這樣在海上愜意地欣賞著夕陽美景,是極少會發生的場景,至今仍難忘當時的興奮之情。 遠方的冰山 另外一張照片,是我們在抵達格陵蘭努克(Nuuk)的前一天,當我在員工餐廳用餐時,忽然間隔壁桌的船員看著窗外,興奮地大叫:「Iceberg!(冰山耶!)」,我立即拿下手機拍下這個畫面,這是我在郵輪上工作的13個月當中,遇到最開心的海航日(Sea Day)之一了。 那一天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冰山。 02 航向壯麗的冰川與峽灣 如果說在空中飛行,是用宏觀的角度來俯瞰世界,那麼在海上航行,則是用悠閒的步調來看世界。有一些風景,唯有透過船隻才能細細去體驗她的美好,像是阿拉斯加的哈伯德冰川(Hubbard Glacier)和紐西蘭的米爾福德峽灣(Milford Sound Fjords)。 潮汐冰川的震撼 有別於我先前看過的山谷冰川(Valley/Mountain Glacier),哈伯德冰川(Hubbard Glacier)是我第一個體驗到的潮汐冰川(Tidewater Glacier)。 簡單來說兩者的差別,就是潮汐冰川與海洋相連。當潮汐冰川發生冰裂作用(Ice Calving)時,分裂出來的冰落入海中,便形成冰山(Iceberg)。 哈伯德冰川(Hubbard Glacier)所製造出來的冰山可高達10層樓高,浮在海面上的冰山大約僅占她總體積的1/8,基於安全考量,郵輪通常會與冰川保持一段距離。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還是可以用肉眼清楚看見,冰落入海中所掀起的海浪。而冰川除了用眼睛觀賞,還有另一個亮點,那就是要「用聽的」。當我第一次聽到冰裂的聲音,那轟隆巨響帶給我的震撼難以言喻。我和我身旁的船員們,興奮地輪流問著彼此「Did you hear that?(你聽到了嗎?)」,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 照片中有一隻企鵝,你看到了嗎? 寫到哈伯德冰川(Hubbard Glacier),不得不提起我一位船員朋友亞倫的搞怪事蹟。誰能想到會有人穿上企鵝裝,大搖大擺走在最顯眼的船頭甲板(這是我們船員專屬的露天甲板 Open Deck,乘客無法來到此區域),來取悅大家呢? 大部分的船員覺得有趣,有些人甚至找他一起拍照,副船長卻在看到後制止他的行為。後來他就躲在駕駛艙(Bridge)看不到的地方,繼續扮演著迷路來到阿拉斯加的企鵝。 悠閒地享受峽灣景觀 另外一個可透過船隻慢慢欣賞的壯麗景觀,便是峽灣。峽灣的英文–Fjord,她的來源為古挪威語的Fjǫrðr,意思大抵是「通行的水道」。峽灣是由冰川長期侵蝕而成U型谷,在冰川融化後,海水流入便形成峽灣。 我跟著郵輪去看了紐西蘭最著名的景點之一:米佛峽灣(Milford Sound)。Sound的定義與Fjord不同,她的形成是因為海水倒灌到河谷,或者是做為分隔兩地的水道。雖然米佛峽灣稱為Sound,但由於她的成因是冰川侵蝕,在地理學上則是名符其實的Fjord。 壯闊的峽灣景色使人感到愉悅,還有另外一個讓我感到開心的原因,是當郵輪航行在紐西蘭的峽灣時,由於在領海的範圍之內,精品店員依規定不得上班。 如果是一般的海航日(Sea Day),我們就要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10點,中間分時段僅休息3個小時。像這樣悠閒地享受海航日(Sea Day)的時光,是鮮少會發生的事。 03 見證偉大的工程 巴拿馬運河 巴拿馬運河分為新舊河道,舊河道於1914年落成,後來因應全球航運需求的增長,在2016年開通了一條新河道。新河道比舊河道更寬,能容納更大型的船隻,它的閘門系統(Lock System)也比舊河道更有效率,使船隻能更快通行。 我任職的那艘郵輪,則是航行在舊河道上,而我實際上觀賞到的部分,是從加勒比海進入加通船閘(Gatun Locks),接著透過三段式船閘,逐步將船隻推升至高於海平面的加通湖(Gatun…

|

海上生活(下):從阿拉斯加到澳洲

第二個合約從阿拉斯加航行到澳洲,去到將近二十個國家。因為這份工作,帶我踏遍許多我從未想過的地方,使我看了許多美景,在船上認識到一些有趣的人,時常開懷大笑,完全沈浸在當下的每一刻。縱然有再多的不捨,但這一段旅程,終究走到要畫下句點的時刻 。

|

海上生活 (上):從瑞典到美國

試著想像,昨天你走過西班牙巴塞隆納的街道,當你今天起床,踏出大門,便進入法國馬賽,而在今天過後,你人將抵達摩納哥蒙地卡羅。「一邊工作,一邊生活,一邊旅行」聽起來很不真實,但這就是我郵輪生活的真實樣貌。從瑞典斯德哥爾摩到美國邁阿密,這六個月的海上生活,我在不同的城市間穿梭著,足跡踏到三十幾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