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
|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

我在阿拉斯加看見成群的虎鯨從遠方經過,也曾搭上賞鯨船觀賞座頭鯨,還不經意地看見從水中探出半顆頭的海豹,不過從遠方很難看清楚這些動物的樣貌。今天就來分享我在阿拉斯加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的難忘體驗:鮭魚、科迪亞克棕熊以及海獺。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
|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下):Sitka、Hubbard Glacier、Kodiak、Seward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9月14日 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的文章中,我寫了關於克奇坎(Ketchikan)圖騰遺產中心(Totem Heritage Center)、朱諾(Juneau)直升機冰河之旅,以及史凱威(Skagway)的淘金熱歷史等。 而這一篇將接續阿拉斯加郵輪之旅主題,記錄我在錫特卡(Sitka)、科迪亞克(Kodiak)和史華德(Seward)一部分的所見所聞,以及這趟航程的重頭戲之一:哈伯德冰河(Hubbard Glacier)。 上圖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所到過的地方,黃色標記為停靠在加拿大的港口,紅色標記則為阿拉斯加的港口。 04 錫特卡 Sitka 在開始寫關於錫特卡(Sitka)之前,我想先提一下俄羅斯殖民阿拉斯加的這段歷史。 俄羅斯自18世紀起,出於對皮草的需求,開啟北美洲殖民計畫。1799年,在俄皇保羅一世(Paul I)特許下成立俄美公司(Russian – American Company),該公司壟斷北美皮草的貿易,並擴大俄屬美洲殖民地的範圍。1808年,俄羅斯將錫特卡(Sitka)設為美洲殖民地的首都。 19世紀中期,由於俄羅斯人對海獺(Sea Otter)的大量獵捕,讓牠們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而其他陸上的動物像是熊、狼及狐狸,也幾乎被消耗殆盡。 在皮草生意越來越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加上美洲原住民從未停止反抗,俄羅斯無法完全殖民阿拉斯加,當時阿拉斯加對於俄羅斯來說,成為一個昂貴的負擔。 在輸掉克里米亞戰爭後,俄羅斯因擔心緊鄰英國殖民地加拿大的阿拉斯加被英國占領,於是俄皇亞歷山大二世(Alexander II)與美國交涉,最終在1867年以720萬美金的價格,將阿拉斯加賣給了美國。 雙方完成土地交易後,大部分的俄羅斯人選擇回國,這使得阿拉斯加更加人煙稀少。 約莫30年後,1896年掀起的克朗代克淘金熱(Klondike Gold Rush) — 前一篇在史凱威(Skagway)的敘述中有提到,這筆土地買賣才被美國視為是有價值的,也是從那個時期開始人口數量快速攀升。 來到錫特卡(Sitka),仍能看見俄羅斯人殖民此地的痕跡,像是圖片中建於19世紀的東正教教堂St. Michael’s Cathedral,還有座落在海灣旁的俄羅斯主教之家(Russian Bishop’s House)。 若你是個喜愛歷史文化的人,另外別錯過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這裡曾是美洲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與俄羅斯人對抗的戰場之一,那麼接下來就帶你來看一看這座國家公園。 Sitka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 走在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的步道上,沿途散落著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及海達族(Haida)精湛的藝術作品 — 圖騰柱(Totem Pole)。 這些圖騰柱述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像是在我身旁的那座K’alyáan Pole,用來紀念在1804年戰役中失去生命的特林吉特族人(Tlingit);另外一座Raven-Shark Pole,則是在講述渡鴉與鯊魚的愛情故事。 在原住民的文化中,他們將自己視為是動物的化身。有一次我和船員們在酒吧裡遇到當地人搭話,他說自己是狼,並幫我們每個人比喻成不同的動物,那是一個很難忘的夜晚。 沿著公園步道隨意走著,不久便聽到溪流的聲音,我循著水流聲來到這座木造的橋。站在橋上眺望著印地安河(Indian River),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龐大的魚群,像是列隊似地遍佈在溪流之中,來迎接牠們生命的終曲。 鮭魚一生中大多數的時間在大海生活,幾年後回到牠們出生的地方,完成生命的傳承,然後死去(太平洋鮭魚物種一生只產卵一次)。 關於阿拉斯加鮭魚,我將另外寫一篇文章介紹。若是想知道更多關於錫特卡國家歷史公園,可上官網Learn…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
|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

【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內灣航道(上):Ketchikan、Juneau、Skagway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7月21日 2018年7月,我從加拿大溫哥華(Vancouver)登船,開啟為期將近7個月的郵輪之旅。我跟著郵輪在阿拉斯加內灣航道(Inside Passage)航行2個半月,總共去到3個加拿大城市和8個阿拉斯加港口。 以下是我到過的地方,其中用粗體黑字標示的部分,是郵輪公司最普遍的航程,2018年夏天我在這6個港口來回無數遍。 📍 溫哥華 Vancouver(加拿大)📍 維多利亞 Victoria(加拿大)📍 魯佩特王子港 Prince Rupert (加拿大)📍 克奇坎 Ketchikan📍 蘭格爾 Wrangell📍 朱諾 Juneau📍 史凱威 Skagway📍 錫特卡 Sitka📍 Icy Strait Point📍 哈伯德 Hubbard Glacier(海航日未靠岸 Sea Day)📍 科迪亞克Kodiak📍 史華德 Seward 上圖是我在阿拉斯加郵輪之旅所到過的地方,紅色是美國阿拉斯加,黃色是加拿大畢詩省。 對於喜愛戶外活動的我來說,阿拉斯加是我最愛的航程之一。難以忘懷那2個多月的時光,除了時常與壯麗景色相伴、與野生動物相遇,還結識了許多有趣的人,擁有無數個開懷大笑的時刻和難以言喻的體驗。 那麼接下來,要來分享我對阿拉斯加郵輪之旅印象最深刻的幾個地方,這一篇先從克奇坎(Ketchikan)、朱諾(Juneau)及史凱威(Skagway)介紹起。 01 克奇坎 Ketchikan 歡迎來到阿拉斯加第一個城市 從郵輪下船後,若你仔細看街道上的看板,會看到上面寫著”Welcome to Alaska 1st City”「歡迎來到阿拉斯加第一個城市」,這是因為從南方來到內灣航道(Inside Passage)時,克奇坎是第一個靠岸的阿拉斯加城市。 在美國人來到這裡建城之前,原住民特林吉特族(Tlingit)每到夏日都會前往照片中的那條溪流釣魚,他們稱這條小溪為Kitschk-hin。後來這個溪流的名稱便成為克奇坎(Ketchikan)的命名來源。 Totem Heritage Center 圖騰遺產中心 來到阿拉斯加,我在路上時常看到充滿文化色彩的圖騰柱(Totem pole)。這些巨大的木雕藝術品,源自於西北太平洋地區的美洲原住民海達族(Haida)、特林吉特族(Tlingit)和辛西安族(Tsimshian)之手,上面雕刻著具體的圖騰,通常是人、熊、老鷹、魚或狼的組合。 這些圖騰柱被用來紀念家族中的重要事件或個人事蹟,他們會在冬季贈禮節(Potlatch)時豎立起圖騰柱,並以口述的方式將故事傳承下去。 而這個圖騰遺產中心(Totem Heritage Center),保存了許多19世紀的圖騰柱,它們是在1970年代從別的島被移到這裡。 20世紀初,島上的居民為了方便就學及就業,移居到克奇坎或其他的小鎮,這些圖騰柱因此被遺落在家鄉。後來在原住民耆老的協助下,阿拉斯加州博物館(Alaska State Museum)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兄弟會(Alaska Native Brotherhood)開始進行圖騰柱的修復工作。…

古巴哈瓦那殘破與醜陋的一面,被當肥羊宰的經歷
|

古巴哈瓦那殘破與醜陋的一面,被當肥羊宰的經歷

古巴哈瓦那殘破與醜陋的一面,被當肥羊宰的經歷 文章發布日期:2021年6月20日 此篇文章為【巴拿馬運河航程】哈瓦那Havana一日遊,看見古巴的美麗與哀愁!的延續,在那一篇文章中,我提到觀光客區域充斥著美麗優雅的歐式建築,然而只要離開觀光區,映入眼簾的是一堆年久失修、表面斑駁陳舊的住宅,有些街道更是凹凸不平、遍布垃圾。 這一篇文章就要帶你去看哈瓦那殘破不堪的一面,以及我們被當肥羊痛宰的經歷。 殘破的哈瓦那 走在哈瓦那的街道上,我見到不少狀況很糟的民宅,加上後來遇到的事件,大概可以推斷出這個國家的人民並不富裕,但至少不是我在菲律賓馬尼拉(Manila)所看到的那種貧窮。 在馬尼拉,我看到不少小孩赤著腳流落在街頭,全身髒兮兮,醒著的時候跟觀光客乞討或賣東西,夜晚則睡在熙來攘往的路上。關於馬尼拉,您可以閱讀【菲律賓馬尼拉Manila】一個令人感到窒息的城市,在這裡我發生一段可怕的經歷。 從聯合國開發計劃署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所統計的國民所得Gross National Income (GNI) per capita來看,古巴排名在世界上所有國家的中段班,甚至比菲律賓還少。從數據上來看,可以說古巴人是窮的,但為何沒有像我在菲律賓馬尼拉看到的那樣極度貧窮? 自1959年古巴革命後,許多房屋的狀況在逐年惡化,截至目前為止,已經發生無數次房屋倒塌造成人民傷亡的事件。 根據普利策中心(Pulitzer Center)的資料,目前有成千上萬的古巴人民居住在搖搖欲墜的房子裡,另外約有11多萬人口暫住在庇護所,因為這些人的家已嚴重毀損(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仔細閱讀與古巴有關的文章,才得知在共產主義之下,人民大部分的收入都繳給國庫,換來古巴政府確保每位人民的生活能達到最低標準,房屋費率之低使得人人皆有房可住,並提供免費的教育和醫療資源,以及定量配給生活必需品,像是雞蛋、糖、米等。 而古巴尚未像現在這樣開放給國際觀光客之前,大部分的國民在扣除稅之後,每個月薪水約17到30美金。我在美國與古巴醫療合作非營利組織網站MEDICC了解到,過去在古巴從醫的月收入大約20幾美金,即便2014年政府大幅加薪,醫生的月薪也不過僅僅60、70美金(參與海外計畫的醫生收入較高許多,但和主辦國醫生相比,古巴醫生的收入僅是對方的10%-25%,剩下的部分由古巴政府拿走)。 如今我總算理解為何古巴國民所得低,但它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icators)排名卻沒到那麼糟糕,也沒有我在馬尼拉所見那樣可怕的貧窮。 然而,這樣的制度在封閉的環境中或許行得通,但是一旦人民接觸到外界後,勢必會帶來不小的衝擊。 先說一說古巴過去有多封閉。 卡斯楚上位後,古巴政府為了預防移民潮的發生,設立諸多條款來限制人民出國的自由,在1961年至2013年期間,一般民眾要申請到護照是極為困難的事。除此之外,直到2008年人民才享有購買電腦的權利,然後要等到2015年,古巴才有了公共網路。 此外,政府為了確保國際觀光客不會衝擊到古巴社會,20世紀末所推行的觀光政策為「封閉式觀光」,也就是將觀光地區與當地居民的生活區域隔開,且在1997年之前,古巴人民與觀光客接觸,將觸犯到法律。 很難想像長達好幾十年生活在這麼封閉的環境之中,開始接觸到外界後是什麼感受。當我走在哈瓦那的街道上,明顯可感覺到古巴人對於外國人所投射的好奇眼光,就好像我老公走在台灣的街道上,時常會有人盯著他看,或熱情地想與他打招呼或攀談,在古巴這樣的現象就更為普遍。 而當古巴人對你異常地熱情時,有可能是想極盡所能地從你身上賺到錢。在我要寫關於古巴的這篇文章時,剛好看了1990年上映的電影《魔鬼總動員》(Total Recall),裡面一位叫做Benny的計程車司機,讓我想起了在哈瓦那遇到的古巴人。 熱情的當地人 那天,我和一位來自德國男生諾曼一同外出,在路上不斷遇到想跟我們攀談的陌生人,其中有兩位留給我比較深刻的印象,在這裡用A和B代表他們。 當路人A看到諾曼時,立馬靠過來跟我們攀談,他說他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好雪茄。個性隨和的諾曼,停下腳步來聽他說話。可能是出於好奇,諾曼打算聽從路人A的指示去找雪家販賣店。一路上路人A跟在後面,確保我們走對方向,還不斷重複地說:「嘉年華即將要結束,商店再過不久就要關門了,要買要快!」 這聽起來就很像是台灣「跳樓大拍賣」的老梗,目的只是想讓我們盡快下手! 抵達一間破舊的雪茄販賣店後(可惜我沒拍到照片),諾曼大致看一眼就走了。走出店家後,路人A想再跟我們攀談,但這次我們選擇轉身後快速離開。 復古咖啡廳 走過幾條街後,遇到一位在路上發傳單的人,我們從他的手中接過傳單,他指著斜對面一間看起來像一般住宅的建築物,告訴我們那是一間咖啡廳。咖啡廳門口懸掛一個招牌,寫著「Taberna Chaplin」。 站在店門口,馬上被店內復古風格的裝潢給吸引住,於是我們決定在這裡短暫停留一會。店裡有著許多有趣的事物,牆上貼滿查爾斯·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照片,還有一副紅底黑色中文字的春聯(這個我也忘記拍),以及桌上擺放的復古電話、收銀機、收音機等。 我走近仔細看牆上的一個看板,上面寫著「When you ride alone you ride with Hitler! / Join a car-sharing club…

【巴拿馬運河航程】哈瓦那Havana一日遊,看見古巴的美麗與哀愁!
|

【巴拿馬運河航程】哈瓦那Havana一日遊,看見古巴的美麗與哀愁!

2018年,我跟著郵輪來到了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漫步在舊城區的街道中,隨處可見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美麗而優雅的歐式建築,以及那些色彩繽紛、外型亮眼的美國古董車滿街跑。然而在踏入住宅區後,則是這座城市的另一個樣貌。

【阿拉斯加 Alaska】一生值得體驗一次的經驗:坐直昇機看冰河
|

【阿拉斯加 Alaska】一生值得體驗一次的經驗:坐直昇機看冰河

搭直升機去看冰河是一生難忘的經驗,從直升機基地飛往曼登霍冰河(Mendenhall Glacier)的途中,可欣賞到朱諾(Juneau)美麗的海灣與蒼翠的山林景色,以及眺望那令人感到震撼的冰河美景,衷心建議來到阿拉斯加(Alaska)不要錯過搭直升機的活動!

【阿拉斯加 朱諾】 曼登霍冰河 Mendenhall Glacier 健行步道總整理
|

【阿拉斯加 朱諾】 曼登霍冰河 Mendenhall Glacier 健行步道總整理

至今我還深刻地記得,當我俯瞰著曼登霍冰河(Mendenhall Glacier)時,心中充滿無法言喻的感動,沈浸在美景中久久無法忘懷。此外,冰河西邊健行步道(West Glacier Trail)人煙稀少,當下非常享受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寧靜,這是我在朱諾(Juneau)最喜愛的健行步道!